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懿庄】为谁而留

被特殊台词萌到了偷偷吃一个小段子(˶‾᷄ ⁻̫ ‾᷅˵)



“我要走了。”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木然而干涩。他站在一块旧迹斑斑的门板之外,身前是逾不过的门槛,身后是茫然未知的天地。
蜡烛燃尽半截,他等不到里头的回应,脚尖调转,正要离开,门板被人向里哗啦一声打开。白袍的贤者站在屋子里,额前碎发软软垂落,略盖住他那双总是半阖着的眼。贤者掩嘴打了个哈欠,面上浮现一贯慵懒而柔和的笑,道:“你要回武都?”
即使是最落魄的时光,他也一向坦荡见人,从不愿收敛一身锋芒,然而对上贤者那双通透的双眼,他却退缩了。他点了点头,视线往一边移了移。他假装被一只自树丛间飞来的蝴蝶吸引走了目光,未想那蝴蝶扇动着翅膀,最后慢悠悠停在贤者肩上。
贤者用指尖去撩拨那蝶,蝴蝶抖了抖翅膀,两只纤细的足抓住贤者的指尖,乖伏地贴在上面。贤者笑了,他将手伸到司马懿面前,司马懿愣了愣,蝴蝶在他眼底下扑棱了两下,陡然起飞,散落着点点荧光,朝天穹云海飞去。
贤者道:“去吧,你该适合更广阔的海洋。”
司马懿眨了眨眼,问道:“就像您那条巨鲲一般?”
贤者摇了摇头,道:“它不是,它愿意为了我而留下。”他将温热的掌心覆在司马懿发顶,笑着揉了揉,“而你,不会为任何人或事停留,不是吗?”
司马懿张了张嘴,他能在任何人面前不动声色地撒谎,但站在庄周面前,他好似被看透了灵魂,任何一句掩饰此时都变得没有意义。他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贤者两手撑着门就要关上,他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几点水光,道:“去吧,我也有些困了。”
“等等!”司马懿跨前一步,他眉头纠结地皱起,踌躇了片刻,微低下头道:“…我不会忘记贤者的。”他用了点力,轻而坚定地一字一顿道:“一直记得。”
贤者的笑容在晚霞的照映下微晕轮廓,他道:“会再相见的。”夜风吹起,拂乱的发丝掩过了司马懿的视野,“在你,抑或我的梦里。”

  104 17
评论(17)
热度(104)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