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详见置顶
头像是老婆画的

 

~是碎碎念时间~

今年三月份kpl春季赛的时候被西皮带着看比赛,粉了一个队,中途历经了各种骂战,终于看他们拿了冠军。然后冠军杯一轮游,我自闭了三天,终于在西皮又哄又骂的劝解下调整好心态了。

从此佛系看比赛,输赢和我无关,我就当多个娱乐而已,也懒得再去和不相干的人争论。我喜欢的选手又温柔又厉害,看看微博我就很满足了。

从这件事,包括最近遇到的各种网上的烦心事中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喜欢电竞,还是游戏,还是小说,还是西皮,还是角色,就安心的只接受自己喜欢的讯息就好,其他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不必掺和。人家也不知道我是谁,我自己看一些有的没的把自己气坏了也只能得不偿失,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落得自在玩...

  2 12

【亮统】请勿打字

*现pa傻白甜段子,感谢尧天师徒友情出演

元歌抱着个枕头趴在软乎乎的被褥上,两手捏着个手机几乎放在鼻尖下盯着看。
诸葛亮靠着床屏坐在他身边,两条腿舒适地伸长了裹在被子里。他垂眸,透过平光镜没有度数的两片玻璃望向元歌,见元歌双眼无意识地离屏幕越来越近,一副恨不得把眼珠子塞进手机里的模样,伸手抓了抓元歌露在他眼皮底下的那头银发。
元歌对自己的天然卷颇有不满,像现在这样刚洗完澡半干不干的时候最难打理,他站在镜子前起码花了一刻钟用硬梳一根一根把头发理清楚,冷不丁被人搅合在手心里胡乱一抓,当即猛抬起头,眉尾眼角耷拉下来,他虽然不会直白地将抱怨说出口,但眼里满满溢出来的憋屈还是把诸葛亮看笑了。
诸葛亮只好以指代梳...

  46 7

【亮统】窗外有灵

稷下f4太可爱了,写了个f4前提的亮统小段子

“你到底在看什么?”司马懿放下笔,侧过头来没好气地盯着诸葛亮。
“嗯?”诸葛亮收回落在窗棂外的视线,笔尖饱满地沾了墨,悬在纸上停顿了一下,他轻描淡写道:“外面有只小兔子。”
某只“兔子”一手抱着个食盒,自以为在花园里隔了一段距离没被诸葛亮发现,一手抬起来用力抚了抚垂在肩上微微翘起的发尾。他天生头发带卷,晚上蹭在枕头上睡了一宿,早起到现在一直梳理不平。他有些烦躁地扯了两下不听话的头毛,最终自暴自弃地挂着一头波浪卷似的白毛,捧着食盒往书房走。
司马懿顺着诸葛亮的视线往窗外望了一眼,他看见一座假山,几缕新草。他们每日固定坐在书房的某个位子,从唯一开口的窗子看出去...

  85 18

【亮统】殊途游戏

我的天哪某人非要看这个play非要我写完不写完就天天哭给我看的那种
高亮预警:比较接近调教!!有舔足play(…)!!身份极其不对等!!如果看到哪里感觉不舒服的话请及时点叉!!感谢对博主的大力包容!!这个很多形容只是为了爽来着不是真的对人物的评价(;´༎ຶД༎ຶ`)

https://shimo.im/docs/aCRPfKQlSWI0QgSd/


如果觉得这种有点过分的话和我说一下我下次收敛一点谢谢…!!!

  46 9

和某人打排位,如果用的是亮统,就经常会出现以下场景:

*打野元歌
刷完一圈野路过中路的元歌:师兄不在,我偷偷得吃…帮师兄守下塔!
系统:发起撤退,发起撤退。
去上路支援完回来的诸葛亮:吃我的线开心吗,嗯?
元歌:师兄对不起,我现在就去打野。师兄,你缺蓝吗,我帮你打蓝。
诸葛亮:不缺,不需要。
元歌:师兄,蓝还剩一格血,师兄快来。
诸葛亮:哼。

*关于中路开局要去打猪的传言
开局一分钟的诸葛亮:对面野区的猪尽在掌控!
元歌:等、等一下,师兄我去帮你!
first blood
元歌:啊,抱、抱歉我来晚了…
下一局开局一分钟的诸葛亮:我的眼里只有对面的野猪。
元歌:…师兄你喜欢的话下局我可以用东皇。

*关于逃生
看到师兄残血被人追的...

  65 14

【亮统】不懂风月

那年春意尤其盎然,后山上本长着一株桃树,前几年也就不多不少冒几朵花骨朵儿,初见时含羞待放,直到夏阳把春日的尾巴彻底挤出局,那几朵花苞也终也没见它盛开,以一种遗憾终生的模样悄然落在地上。
那一年这株桃树却迎来了史无前例的盛景,大团大团的桃花簇拥在一起,将纤瘦的花枝压的深深弯下腰去,从学堂面向后山的那扇窗户望出去,像是天上的仙人无意间漏了一滴彩墨,在山腰落成抹不开的一道嫣红。
在稷下求学的大多都是年龄二八上下的少年人,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心里就像汪了一潭风柔雀鸣的春意,并不比那年茂盛的春景收敛多少。稷下的女弟子间渐渐流传一种毫无根据却人人迷信的说法,传言只要在桃花最盛的那几天,亲手编一条带桃花结的手链赠与...

  58 12

【亮统】东风破晓·三

元歌抬起傀儡一条被江水泡涨的手臂,傀儡两条胳膊一边手肘向外一边手肘向里,显然和他的脑袋一样,坠江时摔得伤透了,也亏得将他俩打捞起来的士兵没被这怪诞惊悚的画面吓一大跳。他像个和布娃娃相依为命的可怜娃似的,抱紧残破不堪的傀儡,小声道:“我想先修好它。”
诸葛亮漠然看着他这副落寞无助的样子,眼中毫无怜悯之心,凉薄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倒是还能心心念念一个假人。”
元歌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道:“我能看出你的扇子也是由机关之术造成的,为什么还要叫它假人。”
喝,这记忆缺了一部分,眼力和智商倒好像还维持在过往水准。诸葛亮想夸他一句眼神不错,转念一想又觉得人都不记得什么师兄师弟了,这忘恩负义的小崽子机关术学得好不...

  64 9

【亮统】尝试一下这种风格

试水一下这种风格大家能接受吗x接受的话就写得长一点x
如果觉得雷请及时关闭谢谢包容(;´༎ຶД༎ຶ`)

年轻的指挥官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警帽压着制服,整齐摆在床头。他略抬着下巴,眼神侧斜,瞥着脚尖一米开外跪在地上低着头的青年。
诸葛亮凉凉道:“我原本没那闲功夫来管一个心理有问题的跟踪狂,你非要想不开来基地里转悠。”他站起身,背着手一步一步踱来,绕着青年转了一圈,眼神像一把犀利的小刀,在那人露出来的一截象牙白的颈项上割过一周,“被巡逻兵抓到扭送到我这里,我可就不能视而不见了。”
青年两手被铐在背后,泛着冷光的镣铐下,手腕上皆覆着一层红肿的磨痕,他手指微动,身侧一道跪着的那具活灵活现的傀儡跟着...

  57 17

沙雕博主今天就是要在线发傻
七夕特供糯米团子
有蓝莓/草莓两种口味可供君挑选
一盒两个打包不拆卖
*注:请不要一口气吞两个,团子容易粘在一起引发食道堵塞事故

  19 5

【亮统】华灯初上

睡不着就把存稿发了吧

 @御茶 我喜欢亮统,也喜欢你
七夕快乐

元歌本记得今天是什么节日,然而在寻常人看来只有心怀娇春的姑娘家家才会把这个日子放在心上,因此当他家那位思维跳脱的主公一脸神秘地把大家聚集起来,悄声问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的时候,他明知,却装作不知。一片略显几分尴尬的寂静中,他不想说话,于是连平日里巧言善语的傀儡都安静下来,端端正正站在一边好像自己真的只是一具普普通通的木头人。
当一个习惯聒噪的人突如其来沉默下来的时候,里边必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刘备嗅到了一丝八卦的气息,但他明面上非要做出一副关心下属的模样,视线在那群摸不着头脑的大老爷儿们满是充愣的脸上晃了...

  86 7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