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就算会打台球也不爱喝酒

現充消失中@ 'ェ' @世界第一葵廚o(`ω´ )o
天涯明月刀ol沈迷中(。・ω・。)ノ
彈丸論破通關中( ̀⌄ ́)
三國坑大暴走ψ(`∇´)ψ
總之三國||總之無雙||總之魏推

愛生活曬老婆 @葵葵拿著小陣杖到處放電 

老婆送我的小零食!完全!吃一個月都!吃不完!而且是!不間斷的!每次一大箱一大箱上一次簡直都有我半人高的大箱子地!送!我之前!都忘記!拍拍了!一大箱一大箱的!零食!巧克力!我每天都!拼命!吃吃吃!

呱本來就是肥烏鴉了wwww但是一直被投餵到完全飛不起來也幸福的要爆掉了TAT

真的不知道怎麼回報才好TAT每一天都會更愛老婆一點TAT

雖然我知道老婆最想聽的是呱日更兩千

*纯无双设定

*超短场景_(:з」∠)_

*感谢 @長門米諾里 在美人太太的联机帮助下我才终于能开赤壁if哈哈哈【其实是我一直在摸鱼_(:зゝ∠)_


若奉孝在,不使孤至此。


荀彧立在船头向一望无际的江水伸出手去,浓厚的夜色夹带着水气席卷而来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吞没进去。从指缝中钻过的风刮着脸颊疾走而去,吹得他的发带飘散开去,蹭在身后那人脸上不住搔挠。


“阿嚏。”郭嘉揉揉鼻子。


荀彧置若罔闻,眼神沉沉落在水天相交那一线,近乎喃喃般低语道:“这风向……”


“是。”郭嘉站在他背后点点头,荀彧没有回头,郭嘉的语气平平淡淡的还真...

【真三国无双7】【陆朱】孰轻孰重·中

前情这边走【跪

孰轻孰重·上

*纯357+blast设定

*真是越来越狗血了对不起【跪

 @長門米諾里 我乖吗!!【


朱然确实有那么想过。


在主公任命陆逊晋升大都督的时候,在夷陵看那人执剑披甲发号施令的时候,朱然看向陆逊的眼神里从未掩饰过自己的困惑与不满。即便心知这并非他一人之力所能干涉,仍旧克制不住的愤懑不堪。论声望论资历,我朱义封何曾输他一星半点,陆逊,若是你不在,那都是属于我的荣耀,战场上燃烧的本该是我手中箭矢迸射的火光。


陆逊,倘若你不在,若你不在……我……


朱然猛地收住脚步。


关家四女傍晚时分就牵着三番两...

~畫手文手圖文靈魂交換~
@長門米諾里 我家美人畫手太太推薦的微博活動w
互相點梗+畫手寫文文手畫圖w
圖by阿念(⋯當聽到我家太太說必須半身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崩潰的(看到了嗎我真的是靈魂畫「手」(。
文by葵葵(謝謝女神太太的文嗚嗚嗚超級可愛超甜www

---------------
今年的平安夜也合乎時宜下著雪。
路上覆了一層薄雪被踩的濕滑,在小心翼翼前行的人群中卻竄出兩個奔跑的身影。
「陸遜!我跟你說那家店生意很好的!去晚了可就沒有位置了?!」
「啊啊...我知道了...」
陸遜被朱然拉著踉踉蹌蹌跑過兩個街角,終於在一家不起眼的街邊小店停下了腳步。店面的招牌有些褪色,也被周圍其他刺眼的霓虹燈招牌遮擋的不那麼顯...

正裝大號。

我是真的喜歡你

一直一直一直都想和你在一起

一直一直一直都想陪著你

對不起,然後,我會一直做得更好的

我今年虛歲20,大三,計算機在讀,不能工作不會賺錢,看起來完全沒有能力承諾,但是我很清楚地意識到我一輩子都想跟你在一起,這個事情,我完全有能力做到

我愛你

每天都更甚而已

hallucinationy获得了第一次使用转载功能的成就w【X

長門米諾里:

混更ww
P1-P4 帝國オリキャラ
P5 和我念的縱火合影ww
P6 在營地裡悶得跳起舞來的陸伯言(x

【真三国无双7】【陆朱】孰轻孰重·上

*依旧是@みのり点的误会加气哭的梗wwwwww
*真是太狗血了对不起!(

“陆逊!你居然……”

适时当值入夜时分,陆逊卸了肩上盔甲坐在烛火前才翻开一卷书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刚听到朱然熟悉的嗓音带了些愠怒地传进耳里,房门被哗啦一声推开了。

朱然一手撑着门边,有些气喘吁吁地瞪着他,身上才套了件里衣,松松在腰上束了一把,能看见他颈项后背层层裹着纱布,大约是路上跑的急了挣开了伤口,如今白布上隐隐渗透一片殷红。

陆逊也有些急了,随手把书简一放赶忙绕过桌案想过来扶他:“朱然殿,可有何事如此着急?”

朱然才觉得伤口疼了,他掐着陆逊伸过来的手臂连着喘了好几口,像是蓦地记起来意,利眉倒竖,怒道:“陆逊,为什么说都不和我说...

[真三国无双7][陆朱]星辰燎原

*依旧是千字超短篇[

*纯无双向

*@みのり 说的受伤+黑化w[虽然感觉完全没黑起来!


朱然坐在塌沿才伸手扯下肩头染了血污的布料,就听军帐幕帘哗啦一声被人掀开。他摁住还在渗血的伤口抬头,就看见陆逊揪着眉抿着嘴,显而易见焦急的神态,朝他快步走来。


陆逊站定在他面前,忍不住睁大了眼瞳惊道:“朱然殿!这是发生了何事!”


朱然拿过药粉罐子往肩上点了点,疼痛入骨激得他龇牙倒抽气:“嘶……陆逊你作为主指挥居然还不知道派出去探查的先锋部队皆中敌军伏兵埋伏,几乎全员重伤而归?”


陆逊眼角眉尾都垂下...

【真三国无双七】【陆朱】七月流火

*千字短篇


*纯无双向日常脑补


夕阳挂在山尖好像一团即将燃尽的火焰。朱然跳下马,拉住缰绳,不禁抬目远眺。傍晚的风吹在脸上夹着一丝寒意,他才在心里感慨一句啊啊夏天果然过去了,抬手抹抹鼻子,阿嚏一声,猝不及防,呛得人都弯了腰。


怎么就毫无征兆染了风寒,难道如今日暖夜寒晚上盖得薄了叫自己着了这善变天气的道,啧,我哪有这么弱。朱然将马匹交托其他小兵,故意忽略对方露出的困惑神色,兀自着恼,顺手撩开军帐幕帘。


陆逊站在案前,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捏着卷书简,听...

【欧阳少恭&乐无异】【短梗完结】退而其次

*这个西皮是因为……博主最近商配圈深陷,已成功晋升船长脑残粉,挖坟找档的时候被船长大大和三途大大的互动萌cry

*千字短梗


七岁的乐无异抱着膝盖蹲在墙角抽泣,青砖地上横卧一只黄毛虎斑猫,若伸手摸摸肚皮,已是一片冰凉。


肉包……呜呜呜你别死……


虎斑猫在定国府外大约徘徊了半月有余,大约是因为有乐无异天天溜出来投喂肉馒头,才一直在此处留恋不去。


乐无异一停一顿抽噎不止,泪水糊住的视野忽被一片阴影遮盖。


乐无异吸了吸鼻子,回身仰头。


一长发黄袍的青年俯身看他:“这位小公子……在下见你方才起便在此哭泣,可否告知在下所为何事?”


乐无异带着哭腔口齿不清地回...

1 / 4

© 阿念就算会打台球也不爱喝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