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一点片段和废案

这两天公司又是年中大会又要团建去漂流啥的估计博主没啥时间写完整的文,可能零散掉落点小段子大家看着开心就好》《等周末回来应某人期望再好好写个小老师x小演员的现代pa,今天放点场景片段和之前的废案~都是不完整的看个乐呵就好啦hhh



———————————-

“我曾经做了一个最后悔的决定。”诸葛亮站在夜风里,垂低的双眸被碎发掩盖,被夜色浸润的衣袍随风翻扬,猎猎作响。
“我不会。”元歌站在他身后,攥紧手掌。他想抱住诸葛亮,却生生忍住了,一字一顿道:“我不会后悔,关于师兄的任何事,我都不会后悔。”
诸葛亮微抬眸,夜空上一轮银盘从黑云后探出一角,清晖和缓洒下。
元歌深深吸了一口气,眼角酸得发疼,他还是没让泪珠轻易滚下来:“我会陪着师兄,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

元歌拈着信纸一角将它悬在烛火上,静静地看着泛黄的宣纸在火苗的席卷下状似痛苦地蜷起身,最后不甘而无奈地落为一片片干枯的焦灰。
信鸽两只前爪抓着窗棂,仰着脖子咕咕叫了一声。
元歌轻轻点了点它的脑袋,道:“我没有什么想告诉他的,回去吧。”
信鸽扑棱翅膀,朝着夜幕上挂着的一勾弯月高飞而去。
桌上积了一滩纸灰,元歌伏案措辞半个时辰,最后落笔而就的寥寥几言依旧付之一炬,没能送出去。
他吹熄了蜡烛,心想,等明日事成,如果之后还能见到那个人,再把想说的话告诉他吧。
师兄,我想见东风祭坛,也想见你。
等我。

————————————

临走前诸葛亮交给元歌一对宝石雕成的耳坠,颜色是纯净的蓝,将之放在灯光下观赏,就如同两滴无杂质的海水,让元歌一眼就想起诸葛亮那双剔透而冷清的眼眸。
他怀着不足外人道的细小雀跃,手法灵活地将耳坠扣在耳垂上。诸葛亮静静地盯着他,道:“里面藏着监控器,不要轻易拿下来。”元歌向上抿着嘴角,用手指轻轻撩拨了一下那枚小巧而精致的宝石耳坠,诸葛亮强调道:“我需要实时掌控你的状态。”
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却极其关键,元歌潜伏在敌营三个月,几乎可以说就只为了等这一刻的到来。根据诸葛亮的计划,他只要让手中牵引的傀儡在头目面前巧言几句,在过往每一步精心的铺垫下,顺理成章地提出元歌的建议。根据他们对于敌营头目的了解,对方有高达九成的概率会接受元歌的提议,无知无觉中陷入他们早已编织好的捕网中。

…………

元歌向后一步,半只脚悬空在房顶外。从三十五层的楼顶俯视看下去,街上川流不息的车龙与人群俱化作不足指甲盖大小的光点,飞速来往汇聚成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光河。
他嘴角挑着一抹胸有成竹又了无遗憾的笑,张开双臂,宛如一只在生命最后一刻依旧耗费全身力量展翅翱翔的蝶,向后仰倒,优雅而不带任何留恋地,以一种无人能挽回的速度直直坠入浓厚的夜色中。
监控室里的诸葛亮陡然瞪圆了双眼,他拍桌惊起,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里流光溢彩的高楼。车马喧嚣而奔腾,一切事物都在沿着自己既定的轨道盲目向前不曾停歇,仿佛刚才那个突兀坠落的身影只是他一瞬间的眼花。
他一手掐着桌沿,一手抬起来去抓夹在耳边的话筒,手有些颤抖,摸了两次才准确地抓到。
围在他身后的下属们从未见过一向冷静自持的指挥官露出这般失态的神情,皆屏息垂头等他下一步指示。
诸葛亮定了定心神,几乎是用的吼的分贝朝话筒那一头下命令:“派直升机和警车!现在就去!务必要把他找回来!!”

  66 7
评论(7)
热度(66)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