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最优解法

*现代pa小段子



司马懿抱胸睥睨:“你有房吗?”
周瑜眉眼弯弯:“你有车吗?”
他二人一左一右一言一句宛若两尊难以逾越的门神,将元歌逼退三步。
元歌背脊抵上白墙,连着眨了好几下眼,默默咽了一下口水。
司马懿有些不耐烦,皱眉问了一句:“你有积蓄吗?”
周瑜撩了一下长发,道:“家里有几个人?”
元歌张了张嘴,未发一语。
他二人跨前了一步,脸上神情迥异,目的却只有同一个:“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元歌起了个头,顿住,顺着他们的问题在心里盘算起来。他暂住在诸葛亮家,房子就算诸葛亮的。车…诸葛亮非授课教师,没什么大事不用成天往学校跑,即使非去当班不可,家离学校五分钟的路程两步就到了,因此停在车库那辆车更多时候还是元歌在开。但毕竟车不是他买的,要真算起来,也只是诸葛亮的车。想到这里,他不禁心缩紧,有些紧张起来了,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小声道:“车和房子都是师兄的,积蓄…勉强算有一点,家里就我一个人,至于…”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当然也逃不开关于那个频频在心里梦里出现的人的范畴。
“我喜欢…”接下去的声音细若蚊鸣,对面两个人没听清,他连忙低下头去,也不敢说给自己听了。
司马懿冷哼一声,道:“做了这么多年杂耍艺人连套房连辆车都买不起,真不知道诸葛那个蠢货看上你哪里。”
元歌的脸不合时宜地红了一刹,下一瞬间立刻不满地瞪眼,盯着司马懿反驳道:“是艺术表演者,不是杂耍艺人。”
平常旁人的冷言冷语落在他耳里惊不起多大波澜,只有在司马懿这样刻意扭曲他的职业他的梦想的时候,元歌才会披起一身锋芒小小地扎回去。
还有一件事情他没纠正司马懿,他勉强算是个舞台表演者,工作几年下来也小有一笔积蓄,只是从那天提着全副身家站在诸葛亮门口装作一副落魄样敲开大门的时候起,他心里就已经滋生出一个难与他人语的念头。这个让他暗自窃喜又辗转难安的想法在他心里如同滚雪球,日益壮大,直到几乎撑满整个左胸腔,时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从大学开始,他的视线一直紧紧跟随着那个人,这么多年过去,从未离开,又怎么可能会有喜欢的旁人。
周瑜笑道:“他等了你好一会儿了,快进去吧。”
元歌将手搭在门把上,心里莫名紧张。他咔嗒一声旋开把手,轻轻推开一条门缝。
诸葛亮与往常别无二致,闻声抬头,拿着钢笔的手停住,不咸不淡说了一句:“回来了?”
元歌小小松了一口气,却又不知怎么心里哪块有些空落。他点了点头,问道:“师兄在做研究?那我…”
他本想说那我就不打扰了,诸葛亮却拿下眼镜放在一边,一对蔚蓝如天空云海的眼眸转过来,盯着元歌道:“等一下。”
元歌对诸葛亮的话一向有一听一,他乖巧停下,将门推开了些,道:“师兄有什么事吗?”
诸葛亮两指夹着钢笔一转,笔帽对着桌子另一边,他道:“那个拿去。”
元歌小小歪了下头,他走到桌前,低头一看,发现那里放着个不甚显眼的小方盒。他拿起,放在手里端详片刻,不解道:“给我的?”
诸葛亮点了点头,视线复垂到写了密密麻麻无数个公式的纸上。推导一个证题,方法有千千万万,结论却只有一个,非正即反。诸葛亮喜欢在错综复杂的思绪里整理出一条最清晰最直观的思路,即直通答案。他像谈论今晚吃什么一般淡然道:“前段时间课题结束,项目组每个人分了点奖金,我就用这些去买了件小东西。”
元歌摇了摇小盒子,没听见什么动静,他疑惑道:“是什么?”
诸葛亮缓缓抬头望向他,眼神如绸,柔软而严实地将元歌浑身裹住,道:“是颗小石头。”
元歌更摸不着头脑,然无论诸葛亮送他什么,即使一朵花一片叶子,他都会当宝一样珍藏起来。他小心翼翼打开盒子,一枚钻戒正静静地嵌在柔软的底座中。
宝石流光,炫彩夺目。光线在钻石平滑的切面上折射出彩虹般的颜色,将元歌愣愣瞪大的双眼重新映得鲜活。元歌捧着小小一方盒子,整个人如石雕般固住了,一双眼睁也不是闭也不是,一张嘴开也不成合也不成。过了半晌,他搅成团麻的神思终于理顺些了,僵道:“这是…给我…?”
诸葛亮侧首看他,嘴角终于染上三分笑意,道:“婚礼就定在下月,你有空吗?”

  135 21
评论(21)
热度(135)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