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百鸟朝凤其一·关于迷之蛋

某人终于能穿仙君皮肤啦,庆贺一下。博主这几天休息下,都更点小段子,这个系列大概不定时更新吧,仙神背景,全是傻白甜卖萌。



*关于迷之蛋

东海尽头飘着一座岛,凡人去不了,神仙不想去。岛中央盘虬着一株诺大的桃花树,每值春三月,桃花压枝,花冠绝艳,路过的仙人遥遥望见,只觉是朵天上降下来的粉云,沉沉压在海面上。久而久之这座远离人烟的岛有了名字,有人开始喊它桃花源。
武陵仙君这日正伏在花枝间打盹,半梦半醒之际,只听头顶一阵窸窣,他睁眼,抬头看去。一颗粗略估计有两三个拳头那么大的蛋破开层层花叶,从头顶咣唧一下砸进他怀里。
饶是仙君这般冷静自持的人,也不禁懵了一瞬。
他举着蛋,翻来覆去观察了一圈,没看出个所以然。花妖以蕊粉繁衍,鲜少能见到这种原汁原味的蛋,纵然他有千年见识,也没办法立刻看出个一二来。
他沉思了片刻,一张黄纸招手即来。他低声默念了两句,指尖轻捻,那道符纸霎时化为一股青烟,袅袅往海的另一边飘去。
线香燃了不足半日,岛上罕见地迎来了两位访客。一是黑狼,一是孔雀。
仙君托着那枚蛋,问道:“你们可曾见过这是什么?”
司马懿双手抱胸,就只舍得施舍一秒眼神,道:“我不生蛋。”
周瑜觑了他一眼,道:“若是男妖能生蛋,倒也算天下奇观。”他抵着下巴,凑近那枚蛋端详片刻,道:“确实是家禽的蛋,但一般生灵,可生不出这么大个玩意。”
即便请来友人也依旧毫无头绪。诸葛亮倒也不做太多纠结。他将蛋安置在一堆柔软的花叶上,随手敲了敲,道:“既然都看不出个名堂,就等它自己…”
话说了一半,那枚蛋在他手下左右晃了晃,自个儿身子一歪,咕噜噜往一边滚了两圈。
三人俱停下手里动作,几排视线齐刷刷扫过来。
只听咔啦一声响动,光滑圆润的蛋壳上乍现一道裂缝,越裂越开,一只禽类的爪子从缝儿里探出来,试探性地四下抓了抓。
司马懿道:“如果是一只小鸡崽,我们可以生个火堆烤了吃。”
诸葛亮摇了摇扇,淡淡道:“我这座岛上不生火,也不杀生。”
那只爪子扒拉了一会儿,顶开一小片蛋壳,从乌漆漆的蛋壳里头陡然腾起来一股白烟,下一瞬间,整枚蛋都被烟雾包裹住了。
司马懿耸肩:“它想自己烤好了直接端上来。”
诸葛亮没那个心思与他斗嘴,他拈着扇柄随手一挥,一道风打着旋儿落在地上,将白雾轻松吹开。原本立在地上的蛋不见了踪影,唯独一个顶着一头银白卷发的孩子,穿着暗纹流彩的短袍,两手撑地,跪坐在那里。
那孩子抬头望见三个眼神意味不详的男子,眨巴了一下绿石一般的眸子,小鸟抖水似的浑身猛地抖了两下,一片银白的羽毛从他头顶飘飘悠悠落下来。
周瑜拈起那根长而华美的羽毛,伸到眼底下一看,道:“凤。”他有些讶然地扭头盯着脸上一派茫然无知的孩子,道:“怎么会是凤的幼崽。”
诸葛亮放下扇子,道:“没有人知道。”他早上还被这枚现在看来来历不俗的蛋砸了个懵懂。
那孩子摇摇摆摆站起身,往前踉跄了几步,跌跌撞撞走向诸葛亮。他身长尚不及诸葛亮腰间,一把抓住诸葛亮垂在腿边的轻纱衣袂,低着头,不发一语。
诸葛亮只能看见他有几根不听话的卷毛四下反翘的头顶,他从来不喜与外人过于亲近,往后退了一步,那孩子笼在一层沉默内敛的气息中,却也固执,跟着往前了一步。
司马懿嗤笑一声,道:“我是不会下蛋,但是你会啊。”诸葛亮略皱眉,又退一步,那孩子毫不退缩,又跟了一步,他心里郁结得很,偏偏司马懿还在说风凉话:“恭喜你,还没来得及娶个漂亮仙子,就先认了个娃。”
诸葛亮很少会被人逼到进退维谷的地步,然而面对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他又能露出多冷情可怖的面容来。诸葛亮叹了一声,半蹲下身,平视那孩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依旧默然不语,只摇头。
周瑜不甘示弱落井下石,道:“初生的雏儿自然是要做父母的取名字的。”
诸葛亮懒得搭理他,他站起身,摇着扇踱了两步,停住,道:“凤为百鸟元初,啼鸣如歌。你以后,不如就叫元歌。”
元歌攥着他衣服上挂下来的纱,仰着脑袋,眼里浮上一层最不加掩饰的雀跃,点了点头。

  95 12
评论(12)
热度(95)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