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窗外有灵

稷下f4太可爱了,写了个f4前提的亮统小段子


“你到底在看什么?”司马懿放下笔,侧过头来没好气地盯着诸葛亮。
“嗯?”诸葛亮收回落在窗棂外的视线,笔尖饱满地沾了墨,悬在纸上停顿了一下,他轻描淡写道:“外面有只小兔子。”
某只“兔子”一手抱着个食盒,自以为在花园里隔了一段距离没被诸葛亮发现,一手抬起来用力抚了抚垂在肩上微微翘起的发尾。他天生头发带卷,晚上蹭在枕头上睡了一宿,早起到现在一直梳理不平。他有些烦躁地扯了两下不听话的头毛,最终自暴自弃地挂着一头波浪卷似的白毛,捧着食盒往书房走。
司马懿顺着诸葛亮的视线往窗外望了一眼,他看见一座假山,几缕新草。他们每日固定坐在书房的某个位子,从唯一开口的窗子看出去日复一日都是一尘不变的景象。他嗤之以鼻:“哪里来的兔子,眼花就多读书。”
诸葛亮落笔,笔尖划出优美而有力的一勾。他连眼珠子都没往旁边侧一下,道:“我看要专心读书的人是你,要不然…”他停笔,油亮的笔杆子搁在笔枕上,发出一声轻响,“你连午饭都没得吃。”
“啊?”司马懿揪眉,“你看书看糊涂了吧,说什么呢。”
周瑜眼角眯起,看好戏似的瞥着司马懿:“他说的挺对的。”
司马懿被他二人针对地烦躁,正想开口反驳,下一秒却惊悚地发现诸葛亮的视线重新轻软地投向窗外,嘴角浮上一层若有若无的笑意。
元歌顶着一头不甚柔顺的头毛,好似从那一根根倔强翘起的发丝中,就能大概窥见他从起床后就一头钻进厨房折腾鼓捣的心酸。他抱着一个用丝帛小心包起来的食盒,从窗户外的草丛里钻出来。
元歌不敢从正门走,怕打扰读书的其他人,他和诸葛亮说好了,今天自己没课,就可以早起做饭给诸葛亮带过来。他本以为一眼就能找到诸葛亮的所在,没想到头一抬,对上一双目光探究的眼睛,仿佛被一匹通身黑亮的狼死死锁在视线中。
白兔子吓了一跳,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司马懿冷笑了一声,转头对诸葛亮道:“你的午饭,难道就是那家伙?”
诸葛亮起身,凳子被他往后顶出去一小段距离,他低头看向司马懿,刘海垂下来,将半张脸挡在阴影中。诸葛亮淡淡道:“他和他抱着的午饭,都是我的。”
司马懿被酸得龇了一下牙,他懒得理诸葛亮,回头写了几个字,这回又被周瑜吸引去注意力了。
司马懿眉角抽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那么你又在看什么?”
周瑜一手抵着下巴闲闲看着窗外,听他这么问,朝他移来略带怜悯的视线:“小乔说她等等过来和我一起去学堂外边吃饭,我在等她。”他拍了拍司马懿的肩,“仲达你…”他像是在强忍着笑意,“记得吃饭,别饿着肚子。”
够了。司马懿想,他哪天一定要去最奢侈最华贵的酒馆里胡吃海喝一顿,就他一个人,那几个一个都别想跟着!

  198 19
评论(19)
热度(198)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