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放送事故

·现pa段子


元歌扭转摄像头,眼神不住往电脑屏幕上瞟,直到将相机调整到一个看不见自己的角度,才安心地坐到床对面,深吸一口气,划动鼠标打开直播间,双手十指微微收拢。
摄像头正对的床上坐着一尊木制的偶人,低眉浅笑,肌肤细腻,一张姣好面容仔细看来与元歌自己有几分相似,唯独身上各处关节皆牵出一条条细不可见的银丝,丝线末端缠在与他面对面端坐的元歌手指上。元歌手指微勾,木偶有些磕绊地举起自己的一只手臂,面对镜头友好地摇了摇。
直播间立刻被潮水一般涌来的弹幕吞没了。
“天呐无间真的开直播了!!是听见粉丝的呼声了吗真宠粉!!爱上了!”
“咦我还以为无间会真人出镜呢,结果还是木头人啊…有点遗憾…”
“前面的放宽心啦,反正无间大大平常上传化妆教程都是拿木人做例子的啦,你就当是来学化妆技术的咯~”
元歌瞄了一眼屏幕上快速划过的弹幕,立刻转回头去,装作一腔平静丝毫不紧张。
“我的妈诶,这是真人吧?如果是木头人这样动起来真是吓死人了!”
“刚刚飘过去的是新粉吧,木偶出镜本来就是无间的特色啊。”
“如果我在晚上看见房间里有这么一个像真人一样的木偶真的会吓出心脏病吧…”
元歌忍不住一直去瞟观众们的反应,看见弹幕讨论的趋势越走越偏,一颗心高悬不下。他本不想在直播的时候出声,抵不过浩荡弹幕大军五花八门的说法,只好像稳定心绪一般扶住厚重的耳麦,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开口道:“大家好,我是无间,欢、欢迎大家来我的直播间。”
他平日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如今面对上万的在线观众不可抑制地嗓音紧绷,甚至有些磕绊,从喉咙里一节一节蹦出来的声音透过话筒滋滋电音的过滤,显得尤为不自然。
弹幕又是一阵汹涌。
“无间居然说话了!!妈呀会化妆的男孩子声音果然都好听!!”
“什么无间居然是男的?”
“男的怎么了男的就不能做美妆博主了?”
“今天怎么这么多连无间性别都不知道的新粉,有闹事的麻烦管理叉出去好吧。”
弹幕出乎意料地又争执起来,元歌轻轻叹了口气,牵动木人的嘴角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道:“它很好的,请不要害怕。”
铺垫得差不多,他心里微微松懈下来,这次直播的目的是回馈微博上粉丝们挡不住的热情与呼声,他才破例决定直播化妆过程。木人在镜头的对焦下缓缓挪动双臂,从窗前摆着的一方小桌子上拿起一盒眼影,凹槽里都是他平常最常用的色号,正想一一为观众介绍,一件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卧室门把被咔嗒一声旋开了。
方穿着一身黑色棉布睡衣的诸葛亮半张脸出现在镜头里,他掩着嘴打了个意犹未尽的哈欠,半眯着尚惺忪的眼,嗓音却一派冷静,丝毫听不出睡梦刚醒的样子:“师弟,你看见我电脑充电线了吗。”
元歌偏着头与他对视,拽着引线的手顿住了,镜头下的傀儡也理所当然地僵住了。
诸葛亮比他大一届,从大学起他俩就师兄师弟互相称呼,元歌不合时宜地恍神了一秒,想着师兄穿睡衣的样子也很好看,下一瞬,他霍然起身,落在地上的耳麦线缠在脚脖子上,被猛然一拽,差点把他整个人绊住往床上摔。
诸葛亮见他如临大敌的模样,不明所以地皱起眉,眼神瞟到摄像头正一闪一闪亮着的红灯,了然道:“哦,你在录视频啊,等下关了重录不就好了。”
元歌涨红脸用力摇了摇头,慌慌忙忙企图用身体去挡穿过网线有千千万万双眼睛正在盯着的摄像镜头。
他身后显示屏上以难以看清的速度飞快闪过一条条弹幕的直播间,彻底炸锅了。
“我没看错吧,无间的房间里走进来一个男人?”
“没有说明的男男同居都宣布为结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无间大大居然和男人同居我接受不了啊啊啊啊!!!”
“都没人注意刚刚进来的人好像很帅的样子嘛?”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啪唧一声,摄像头被彻底关闭了。
诸葛亮收回摁在关机键上的手,煞有兴致地弯腰去看屏幕上一条条的弹幕历史:“你在直播?”
元歌有些羞,点了点头:“嗯。”
他心里暗暗道,但是第一次直播失败了。又无来由地有些轻松,想着,下回再播吧,果然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做心理建设。
诸葛亮盯着最上面一条弹幕,跟着一字一顿念出来,道:“…无间可真宠粉。”他回过身,双手抱胸盯着元歌,嘴角挂着一抹笑,重复道:“宠粉,嗯?”
诸葛亮虽是不明说,交往了这么久,元歌却能清晰地捕捉到他语气里那么一丁点泛酸的味道,心里不由得有些飘荡起来。他藏着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心思,他喜欢见着诸葛亮因为他的事情吃味不爽。幼年的遭遇在他心里留下自卑的祸根,虽然在诸葛亮的影响下已经减轻了不少,但看到师兄那样万众瞩目不可多得的人物,情绪因自己而牵动,总会让他生出种做了坏事一般的窃喜。
他不知道诸葛亮是否发现了这一件,转念又想,如诸葛亮这般心同明镜的人,又怎么会无所察觉呢。
他眨了眨眼,抬手去牵诸葛亮的袖口,轻轻摇了摇,问道:“师兄今天不去上班吗?”
诸葛亮倍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我昨天不是和你说过了,项目告一段落,能先放一礼拜的假。”
元歌哑然,他昨天光顾着心里纠结直播的事情,诸葛亮随口这么说的一句,还真被他落在脑后了。
诸葛亮拉住他的手臂,一把把他拽向怀里,笑问道:“怎么,不记得我的话,只记得宠你的小粉丝?”
元歌在诸葛亮的事情上从来都是万般珍重,连忙摇了摇头,道:“是我不好,师兄,你今天在家,我来做中饭,你好好休息吧。”
诸葛亮一手揽过他的腰,不罢休,又问道:“宠谁?”
元歌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凑过去,轻轻柔柔在他嘴角印了一下,退开,眼里笼着一层微漾的水光,轻声道:“我心里眼里,都只有师兄一个人。”
等诸葛亮圈紧怀抱再一次用力将唇压上来的时候,元歌只能朦胧的想,直播的事情,果然还是放到下次再说吧…

  111 2
评论(2)
热度(111)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