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约策】IO ~Chapter 3~

*未来科技pa

第一章

第二章




十一年前,帝国边境的无人区内爆发了一场规模庞大的机械暴走事件。
法律上明文规定,没有出入许可证任何人不能擅自进出无人区,然而依然有基数不小的流浪者抱着能够逃避房租及税收的侥幸心,偷偷在无人区盖建简陋的房屋以换取一丝遮风避雨的安全感。当年的百里玄策就是其中一员。
与他同住在一个废弃防空洞中的,还有他的哥哥。自记忆伊始,他与哥哥相依为命,如果不是那场暴乱的发生,他也应该能与哥哥就这么得过且过勉强算是安稳的一生。
帝国虽然立下规定,对无人区的看管工作却含糊得很,导致越来越多的游民入住无人区,然而经过那次事件后,一夜之间,暴动被压制,所有活人却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知是被遣送回城,抑或是被彻底抹去了存在的痕迹。
百里玄策是其中很特殊的存在,在动乱中,他与哥哥失散,被失去控制的生物机械体判断为罕见的半魔种体制,强行带走欲图解剖改造。当时不过是个孩子的百里玄策横遭巨变,情绪失控,被按在解剖台上扎了一针,立刻变得浑浑噩噩,随即晕了过去了。
等他再清醒时,头疼欲裂,目光触及处却再也找不到实验室里那一柜一柜可怖的器械,唯有一个戴着面罩的男人,目光冰冷地盯着他。
“是你救了我吗?”他怯生生地问。
男人摇头,沉默不语,审视他半晌,掉头就走。
百里玄策赶紧爬起来,跌跌撞撞跟上去。
这个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男人叫高长恭,常年混迹帝国地下黑市,以买卖违禁科技为生,是为数不多的在事件过后依旧选择留在无人区的人之一。高长恭对百里玄策的跟随不置肯定,却也没有明显地表达出抗拒的意思。百里玄策跟着他,找了一间破败的地下工厂,也开始学着研制简单的人工智能。
他开始了新的人生,却彻底遗忘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当初那一针药剂的副作用,他忘了他的哥哥,忘了长相,忘了声音,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自己从小有个哥哥,明明一开始一直在一起,现在却了无踪迹。
他擅自为他的哥哥打下无可饶恕的烙印。
我被抛弃了。他想。
我一定是被哥哥抛弃了。
时间一年年过去,边境的保卫军队日益壮大,甚至建立了名为“长城”的保卫组织,组织的领头人是个在帝国部队里赫赫有名的女战士。帝国将无人区的管理权也交由长城,并规定每隔一月就要清扫非法入侵无人区的游民。
百里玄策每个月都要计算侦察机投下的信号方向来躲避追查,这一天他终于感到厌烦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组了一个信号屏障,将所有投射进地下工厂的检测信号通通屏蔽得一干二净。
他猜到军队一定会对这样的异常有所行动,甚至隐隐兴奋,他制作的机器人已经具备了一定防卫与作战能力,他迫不及待地想挑一个合格的对手来为他的心血们做一个性能测试。
终于有一天,他派出去的侦查机器人嘎叽嘎叽像只小螃蟹一样挪动着四肢爬到他跟前,高举的前爪夹着一枚比纽扣稍微大些的圆形信号发射器。

花木兰调转显示屏,上面照片和名字清晰地呈现在百里玄策与百里守约面前。
百里玄策在黑市买卖的代号叫威尼斯,他将这个称呼告知长城,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时间点,迫不及防地撞见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与自己的真名。
他有些心虚地摸摸被他抹了厚厚一层白染料的脸,他习惯把自己伪装得像个马戏团的小丑,但是如果打交道的人真的这么喊他的话,他会毫不客气地甩出飞镰招呼对方。
为什么长城会有他的资料,而且,而且,他的脖子像制作失败的机器人一样僵硬,咔哒咔哒转过去盯着百里守约那张陷入沉思的脸。
花木兰说,这个人…是他哥哥?!
是那个抛弃了他十一年不见踪影还以为早就死透了的哥哥?
不,他无意识后退了一步,这简直像个无稽的阴谋,一张织好的陷阱就摆在他面前,他再跨一步,就会被牢牢缚住万劫不复。
可是,他心里冒出一个几不可见的疑惑,如果说是陷阱,自己又有什么价值能让他们费尽周折演这么一出戏。
他的视线有些无措地在花木兰和百里守约脸上来回扫动。
“抱歉,队长。”百里守约压抑着情绪,深深看了百里玄策一眼,低声道:“我无法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无故顶替我的弟弟。”
“啊?”百里玄策不爽地挑起眉,嘟囔道,“你这话讲的是有多嫌弃我。”
百里守约往他小腹的脚印上瞟了一眼,道:“如果说我之前弄伤你了,我可以向你道歉。但是你现在拿不出理由让我信任你。”
百里玄策愤然道:“是你们强行把我带回来的!”
他有些绝望的想,发现他失踪,可能高长恭会更庆幸于终于可以舍弃一直以来让人厌烦的包袱了,而不是分一点点心思出来救他。
“这是规定。”百里守约摇头道,“我们的职责是清扫无人区,而且,未成年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
百里玄策烦躁地打断他:“好了我知道了!”
花木兰叉着腰听他们来来回回半晌,不满地插进话来道:“我的话也是规定,守约。”她对上百里守约流露出沉重情绪的双眼,声音放柔道,“这只是暂时的,我和你保证,没有人能替代你弟弟的位置,何况,你也不想我因为违反户口法的罪名被中央革职吧。”她又凑近了些,小声道:“你知道,像他这样有点能力的好苗子不多了,又不用高额的雇佣费,包吃包住就能养活…”
百里玄策立着耳朵想要偷听,百里守约警觉地扫过来一眼,百里玄策立刻扭开头,装作不在意地一下一下点着脚尖。
“好吧。”他最后听到百里守约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会好好考虑一下,请给我一点时间。”

百里玄策最终没有答应百里守约欲图帮他清理身体的要求,支使了一个清洁机器人随便用水柱把整个人冲刷了一遍,同时强硬地制止了机器人抓着一块清洁皂往他脸上糊的举动。
他可不想在这个时机将真实的模样展现在长城众人面前,特别是百里守约。
他有了能够说服自己暂时留在这里的理由,他需要再寻机会找找证据,看看这究竟是一场可笑的阴谋,还是…
他发现自己不太愿意去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
在他恨了哥哥十几年后,他没有办法立刻去接受他哥哥一直就在他附近的可能性。
他用机器人递过来的毛巾囫囵抹了把滴水的头发,而后从换下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剂,闭着眼往头上一阵喷。等他停手睁开眼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又是那个诡谲的小丑面容。
他其实对自己这个形象很满意,够惊悚,够帅气,比电影里那些反派首脑的模样还要震撼。
他吹着口哨走出浴室,关上门,站在楼道里,嘴角挑起一抹笑容。

百里守约离开的时候他特地留了个心眼,从袖子里放出一个微型探测仪跟着他。这是他特地改造过的探测器,即使在各种信号被实时监控的长城基地里,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人会发现它的存在。
百里玄策站在一间房间的铁门外,弯腰拾起一直守在墙边的小机器人。
百里守约就住在这里。
他想趁着之后百里守约出门时,到他房里查探一番,说不定能找到与自己的相关的线索。
他踮起脚往圆形的小窗里偷偷张望,一圈扫下来竟没有发现百里守约的身影,他心里倍感雀跃,手刚搭上门把,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让他瞬间心坠低谷。
“威尼斯?”
百里玄策缓缓缓缓转过身去,百里守约站在他身后,银色的发死被水沾成一缕一缕,时不时淌落水珠,洇入脖子上挂着的毛巾里,兽耳微微有些折垂,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领口敞开,锁骨鲜明。
百里玄策紧张地吞了下口水,往后退了一步,砰地一声撞在门上。
百里守约见他慌张的模样,反而弯起唇角笑了。
百里玄策竟然有些懵了,他第一次看到百里守约脸上露出这样丝毫不带进攻性的柔和神色,让他一瞬间想不出任何能为他自己此时偷偷摸摸出现在对方房门口的行径进行一丝半点解释的话。
百里守约捋开滴水的刘海,道:“有小家伙打算擅闯民宅?”
“啊?”百里玄策退无可退,他用脚尖点着地,整个人贴在门板上。百里守约像一匹逼近猎物的猎狼,一步一步让人感受不到威压,猛然惊醒时却发现自己已被他牢牢困住。
百里守约伸手穿过百里玄策的腋下,百里玄策屏着呼吸,甚至在脑子里规划好了逃跑路线,下一秒,他却听到喀哒一声,身后的门被打开了。
百里玄策向后踉跄了两下,差点一屁股跌在地上,勉强稳住。
百里守约不紧不慢地合上房门。
百里玄策尾巴上的毛都要炸开了:“我,我刚好路过而已!你不会要杀人灭口?!”
百里守约满是困惑地盯了他一眼,取下脖子上的毛巾,规整地叠起来,放进门口的衣篓里。
“明天我会向队长申请没收你身上所有的器械并且给你装一个实时定位仪。”百里守约双手抱胸看着他,“今晚上你先睡在这里。”

  21 4
评论(4)
热度(21)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