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约策】口无遮拦

*现代pa无脑甜段子



百里玄策卡着时间点,用飞链绑住蓝蔚蓝石像,拉到草丛里关起门来一顿捶。眼见石像还剩一大半格血,他悬在惩戒上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摁下去,砰一声,白日里无故飞来一颗子弹,结结实实打在石像身上,蓝色的怪物嗷叫一声,旋即委顿在地。
河道草丛里的狙击手身上飘起一行小字,已获得蔚蓝石像之力。
百里玄策暗骂一句,非不信邪,呼啦啦转着飞镰就往对方野区一头扎进去。
【我方】兰陵王:你去干嘛?
【我方】百里玄策:反蓝啊!
【我方】兰陵王:…你找死吗?
百里玄策对他的冷嘲热讽好不放在心上,敌方野区的蔚蓝石像还在坑里悠哉悠哉飘荡,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百里玄策心里冷笑一声,扔出锁链拴住石像又想故技重施,这回他留了个心眼,特地在石像还差一丝血的时候停手等了一下,见四周没人,才放心大胆地一个惩戒带走buff。
偷了就溜,绝不恋战,这是他作为一个优秀的刺客信奉的准则。然而现实多变数,他一个滑步闪出一段距离,背后一声枪响,他脚步一滞,心里一凉,几片枫叶落下,墙边一个熟悉的身影倏然现形。百里守约端着沉甸甸的狙击枪,冷静地用十字准心对准百里玄策慌张逃跑的身影,又一颗子弹精准地没入百里玄策背后。
【全部】百里守约:回家吗?
百里玄策一瞬间呼吸凝滞,他愤愤点开对话框,噼里啪啦打字。
【全部】百里玄策:别管我,烦!
空旷的客厅里,今日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只有百里守约一个人,腿上失去了熟悉的重量,那个习惯枕在哥哥腿上玩手机的少年早起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后就愤怒地摔门而去,现在甚至隔着屏幕嫌他烦,让他别管自己。
百里守约叹了口气,手指顿了顿,还想继续打字,对话框里却啪啪啪连着弹出好几条消息,把之前的对话刷了个干净。
【我方】花木兰:守约你在干嘛啊,会有辅助和打野去拦他的,你去下路啊。
【我方】花木兰:去守下路啊!塔都要没了!
【我方】花木兰:百里守约你再跟着你那个傻弟弟姐打死你。
百里守约忍不住又叹息,纠结了下要怎么解释,又有一条消息跳出来。
【我方】铠:他估计在管教小鬼呢,反正是匹配而已,队长,放轻松。
【我方】百里守约:抱歉,我知道了。
百里玄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能轻松收掉他人头的射手忽然停在原地不动弹了,但无论如何他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赶紧用上一切加快速度的技能溜回自家野区。
兰陵王正在往野熊身上咻咻咻地飞刀子,听见百里玄策过来,眼睛都懒得朝他那里瞥一下。
【全部】兰陵王:小鬼别跟我抢野,走开。
【全部】兰陵王:另外没洗澡别上我床,滚下去。
百里玄策对着屏幕干瞪眼,手指都在颤抖。
【我方】百里玄策:师父你干嘛你故意切的全部发言??
【我方】百里玄策:我难道不是一直呆在你家客房吗?说的跟我跑到你卧室里去一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
【全部】兰陵王:别在我耳边逼逼,吵。
百里守约捏着手机,深吸一口气,他极力控制着不在脑子里描绘兰陵王话语中的场景,然而妒忌心就像一根根带刺的藤蔓,绞得他整个人难以呼吸。
【我方】百里守约:这场输了算我的,队长抱歉,有点事,明天给你带海鲜杂烩粥。
百里玄策被兰陵王从野区赶出来,悻悻然在河道溜达,想着去哪条线上蹭口兵线经济也好。他路过暴君龙坑的时候,停下脚步,暗戳戳思考,就算打条龙拿点钱也是赚了的。他特地从龙坑后头绕过去探一眼草丛,一只脚才迈进去第一步,哔的一声,一枚小巧的探测器在他脚底下一圈一圈转着红色的光芒。
百里玄策觉得自己要瞎了。
他没来得及转身就跑,砰砰几颗子弹接连射来,尽数打在自己身上,血量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啦往下掉,他要崩溃了,干脆一转身脚底扎根不走了,用力地在对话框里宣泄怒气。
【全部】百里玄策:行,你射我,你再射我啊!
【全部】百里玄策:有本事就把我射个半身不遂。
【全部】苏烈:咳咳。
【全部】铠:…
【全部】花木兰:…喂你们在欲言又止什么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百里守约眉角抖了抖。
【全部】百里守约:…好,你让我射的。
百里玄策的脸骤然红了。
他自己打字的时候完全没往那方面想,被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闹一闹就算了,百里守约这句话,让他不可抑制地想起,昨天晚上,他是怎么被按在床上哭着求着让亲哥哥手下留情的。
混蛋!他在心里恶声骂了一句。
我不就是,我不就是…
【全部】百里玄策:又不是我想喝酒的!昨天同学会,每人都要喝一点,我不喝总说不过去吧!
【全部】百里玄策:我又不知道会被灌醉,我想回来的早一点的,可是我被强行灌醉了啊!
【全部】半夜一点回来是有点晚了,可是,我一个男的又没什么关系…
前几行字还敲得义愤填膺,后面却越说越没底气。昨天不知道被灌了几杯,迷迷糊糊旋开家门,就看见一脸阴森坐在沙发上的哥哥,他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嘴一扁,正想委屈喊饿,却被一向对自己亲和温顺的亲哥哥一把拎起后领,拖进房间里砰得关上门。
他整个人摔进柔软的床铺里,弥漫酒意的双眼朦胧而困惑地望向站在床边表情极度严肃的哥哥。
“我给你打了近二十个电话,从十一点开始。”虽然被当事人极力压制着,但百里守约仍然颤抖着嗓音,“现在是半夜一点,而你跟我说晚上会好好去上补习班。”
百里玄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糯米一样粘在一起,嘟嘟囔囔道:“我知道要是我和你说今天逃课去同学聚餐你肯定不会同意的…”
百里守约沉默了很久,道:“所以你骗了我,并且喝成这样半夜才回来。”
百里玄策打了个酒嗝,道:“我…”
百里守约忽然整个人压上来,掐着他的手腕,咬牙道:“玄策,不乖的孩子,是要受惩罚的。”
first blood!
系统跳出一行提示:百里守约 击杀 百里玄策。
骤然变暗的屏幕将百里玄策从昨夜的回忆中拽出来,他趴在兰陵王家客房的床上,慢慢清醒过来的意识里升出一丝丝几不可见的愧疚,其实,是他骗百里守约在先…
可是,可是…
【全部】百里玄策:好吧我是有不对地方,可是你昨天做了起码两三遍!!我今天腿都合不上你知道吗!
噗,百里守约刚放下手机拿起一杯水,才喝了一口,差点喷了一屏幕。
对话框里仿佛炸了。
【全部】苏烈: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全部】铠:…大叔你忘了当事人之一就是个未成年吗?
【全部】花木兰:噗守约你…你可以啊…
【全部】兰陵王:…你小子是不是没脑子?
【全部】百里守约:…好了,回家吧。
他退了游戏,翻出通讯录,摁开排在第一的号码,拨了过去。
其实就算不看通讯录,这个号码他也能倒背如流。
百里玄策的声音夹了嘶嘶的电音有些失真地从听筒里传出来:“…哥?”
百里守约好好喝了一口水,道:“别去打扰你师父了,回家吧。”他顿了顿,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紧张,“你和他睡一张床?”
“没有!”百里玄策着急地否定了一句,“我在客房,他嫌我衣服上有外面带进来的灰尘,根本不想和我呆在一间房子里。”
百里守约兀自摇了摇头,道:“别闹了,快回家吧。”
“嗯…”百里玄策有些不情不愿道:“哥,是我不好,那我以后不骗你了,你,你以后也别那么过分。”他极羞赧地添了一句:“很,很累。”
百里守约答非所问:“你早饭没吃吧,饿了吗?”
电话那头的百里玄策愣了愣,摸摸肚子道:“你一说好像是有点饿了。”
百里守约笑了:“你回来我给你煲鸭汤喝。”
百里玄策心情立刻飞扬起来了:“好,那我打个的就回来。”
百里守约放下手机,暗自思量。
口无遮拦什么话都往外面倒的小崽子,是不是也要寻个方法好好教育一下呢?

  82 1
评论(1)
热度(82)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