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约策】IO ~Chapter 2~

*未来科技pa


第一章


Chapter 2


少年盘腿坐在一堆零件上,他的小机器人们安静的伏在他四周。少年动不了,因为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用手铐锁着,他能认出来是几年前的老款,只要被绑着的人一挣扎,就会哔哔哔地发出难听而刺耳的警报声。
长城的队长是个女人,她像见着什么稀奇生物一般兴致勃勃盯着他看,顺手捏起一个蜘蛛型的机器人,放在手心观摩片刻,道:“如果说自学成才的话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不过…”
一旁拿着检测器在控制站角角落落扫描的百里守约平静道:“我告诉过他了,非法研制人工智能,理论上是要获刑的。”
少年冷笑了一声。
“好了。”百里守约直起身,收起手中的器械,摘下白色的工作手套,一步一步迈过来,道:“没有找到静谧之眼的芯片,估测已经被拆解了。”他站定在少年面前,转头朝花木兰投去询问的目光,“队长…”
花木兰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眯眯看着少年道:“芯片呢?”
少年吐舌头道:“被我吃了。”
花木兰摊手道:“那好吧,只能剖开你的胃取出来了。”她一把把百里守约扯过来,“这是我们队里最擅长拷问的审讯官,保准能让你把什么话都说了。”
百里守约面露难色:“队长,我不是…”
他顿了顿,神情变得肃然,一双暗红色的眸子低下来,像一把结了霜的尖刀般缓缓划在少年身上,“其实我怀疑,他曾着手芯片核心代码的反编译工作,如果放任他离开,日后对我们会产生一定威胁。”
少年咬牙瞪着他。
花木兰沉吟稍许,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这样吧。”她单手叉腰,弯下身来与少年平视道,“不如你和我们回去,先观察一阵子? 刚好,你在这方面的天赋对我们也有点用处。”
少年挑起一边眉毛道:“你们是谁啊,你说走就要跟你走?”
百里守约伸出手,像是要与他相握,少年的双手还被拷在身后,他正想开口讽刺,却被人拽住胳膊一把拉了起来。
咔嗒一声,手铐被打开,少年在心里暗自诽谤现在居然还有需要人用钥匙手动开锁的手铐,突然听百里守约开口道:“我叫百里守约,长城一员。”
少年愣了一下:“哦。”
百里守约极小幅度地歪了下头,道:“你不是问我们是谁吗,那你呢?”
少年扁着嘴看着他,过了半晌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威尼斯,叫我威尼斯就好了。”
百里守约又问:“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
“不…是!”少年只犹豫了一下,立刻大声地肯定了。百里守约皱眉道:“你的家人呢。”
“我被抛弃了。”少年凉凉开口,“在很早以前,虽然由于某种原因我记得不太清楚,但是在我很小的时候,被世界上最亲的人抛弃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百里守约眼里有些莫名的光芒在动摇,然而下个瞬间他立刻恢复了正常。
“根据队长的命令。”百里守约瞥了一眼一旁好整以暇听着他俩对话的花木兰,继道,“你现在要和我们一起离开,由我来看管你。”
威尼斯像被人踩中了脚背一般跳起来:“凭什么!你们是军队?好。”他咬牙切齿道,“那你们无故扣押平民,是犯了那个你们像狗一样遵循的糟糕法律!”
百里守约皱起眉,显然对他的用词很不满:“侮辱军队也是犯法的。”他弯腰从地上摁住一个窸窸窣窣挪动四肢想要悄悄溜走的小机器人,拎着它一条前腿举到威尼斯跟前,淡淡道:“还有,我刚刚和你说过,未成年不通过正规途径研发人工智能,需要送往改教所进行再教育。”
改教所三个字钻进威尼斯的耳里,他立刻安静了,一对兽耳充满警惕地直立着:“我不会去什么改教所的。”
“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暂时不用去。”百里守约眼里浮上一层极浅淡的笑意,这是从方才与威尼斯对峙以来,威尼斯第一次看到他表情松动,尽管并不能清晰地辨别出这样的笑容究竟是发自内心,抑或只是在面对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敌人时流露出的轻蔑,“收编军队勉强也能达到遣送改教所的作用,等回去了,我会好好向你打听一下,究竟对静谧之眼的芯片了解了几分。”

百里守约出发前和同伴确定了位置,与他们约定如果规定时间内自己未返回,则自动向队里传达一个低等级的救援信号。花木兰对于连百里守约都摆不平的屏蔽装置很感兴趣,因此手一挥带了好几个人一同过来完成救援任务。苏烈留在地面上的洞口监守,看到百里守约顺着救援绳爬上来,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拍拍他的肩说个简单的安慰,就看见了跟着百里守约爬上来的半魔种。
“这是…新型号的人型机器?”
百里守约向前来帮忙的同伴道了辛苦,摇摇头,笑道:“虽然是无人区,但也存在能避开侦察机的搜索范围偷偷在这里生存的活人。”他停了停,眼里露出缥缈却又带着点隐忍的复杂神色,“以前我也住在这里过,因为不用交房租,后来才知道是违反规定,果然…”话语戛然而止,他垂下眼,嘴角弯起的弧度有些僵硬,“没什么了。”
威尼斯听他们扯远,有些不耐烦地用手肘顶了顶百里守约的腰侧,烦躁道:“喂,你们到底住在哪里啊?别忘了,你还踩坏我的一个心血之作!”
百里守约抓住他的手臂移开,叮嘱道:“威尼斯,以后不要这样叫别人,不礼貌。”他扫了一眼一脸气闷的少年,“我也要提醒你一下,你拆坏了我的一个精密仪器,我现在有权利怀疑你已经盗窃了军用探测仪的制作机密。”
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铠见状捏着下巴思索,转头问花木兰:“木兰你说,守约以后要是有了孩子,是不是就是现在这个模样。”
花木兰本来想回答一句管教孩子是女人的天性,然而她一想到守约的性别,生生压下去了,回想他平时打扫煮饭的模样,又忍不住回道:“可能像守约这样贤惠的人,管孩子也是默认职责的一部分吧。”

百里守约原本以为把威尼斯带回基地,先让他自己收拾收拾找个房间关起来就好,没想到在第一步就引起了极大的争执。
长城隶属边境管辖区,属于半边缘化的军队组织,上头对边境漠视已久,好处在于很多事情都可以由长城自己决定而不用经过过于冗长的审核流程,坏处在于由于长期的经费缺失,基地修缮及队员招募等工作常常让老队员感到十分头疼。
基地生活区每层只有一间浴室,威尼斯被扔至顶楼,顶层还算是最新修建的,做事一向细心仔细的百里守约甚至周到地为他准备了不伤皮肤的沐浴露和洗发液,威尼斯看都没看一眼,扒着门框嗷嗷直叫,仿佛在里面等待着他的并不只是一个无辜的淋浴头,而是一架泛着阴森冷光的手术台。
“你怎么会不愿意洗澡?”百里守约皱着眉,显然很难理解,他比划了一下,“你脸上这些,头发也是淋了油彩吧,粘着不难受吗?”他深吸了一口气,“我没有在你的工厂看见任何淋浴器材,你不会好久都没清洁过身体吧?”
威尼斯本来想用尽全身力气强烈反抗,听他这么说又觉得自己被深深冒犯了,只能哽着一口气,指甲快陷进门框上新刷的油漆层里去了,强硬道:“我没有!我洗过了,我不想在这里洗澡!你把那些东西拿出去!好麻烦!”
“那只是一些基本的洗浴用品,你会需要的。”百里守约按住他的肩膀,往里推了点,道,“或者我来帮你洗也可以。”
威尼斯挣扎得更厉害了,嗓音撕扯得锐利,几乎要尖叫起来:“我不要!你走开!我!!”他跳起来一把夺下百里守约一手捧着的一叠新衣服,往后退了好几步,“好吧我能自己洗!”
百里守约撑住房门不让威尼斯强行关上:“我觉得你这样并不能让我放心,让我进来,教你怎么把自己收拾干净。”
威尼斯的表情快崩溃了,二人争执不下的时候,花木兰从电梯里走出来,面前浮着一块半透明的蓝色虚拟屏,百里守约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道:“怎么忽然调我的户口信息出来?”
“你知道的,虽然我们在绝大多数时候可以脱离中央的管控,但是人员流动还是要及时向上头汇报的,以防突击检查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花木兰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滑动,调出一张相片,和写在旁边的寥寥几行文字,“这个小鬼不肯说清楚身份,我们也不能贸然告诉上面机密有泄露的风险,所以只能通过一些小手段先给他安个身份让他留下来。”
那张相片和名字清晰地放大在威尼斯眼前,双腿一瞬间仿佛不是自己的,他不由自主的向后摔了几步,听见自己的声音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这是…”
“百里玄策。”花木兰念出了那个名字,威尼斯觉得自己的心脏空跳了一拍。相片上的幼童拥有一头烈火般艳红的头发,眼睛也是血一般红色,半魔种象征的兽耳却软绵绵地垂下来,整张脸显露出小孩子的稚气,无辜且无助。
花木兰继道:“这是守约丢失多年的弟弟,户口信息却还是在的,我找了半天,觉得只有这个身份能暂时安给威…”
“不行!”
威尼斯讶异地看向沉下脸的百里守约,发现他和自己同时脱口而出了拒绝。
“不行。”百里守约又重复了一遍,嗓音里夹着一丝几不可见的颤抖,“那可是我的…亲弟弟。”


-tbc-

  28 1
评论(1)
热度(28)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