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明狄】医者何心

这是明世隐见到这只小猫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虎皮猫崽在他掌下寻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蜷成一团,病恹恹地伸脖子细细叫唤了一声。明世隐屈膝半跪,帮它拆下后腿上的绷带,从怀里取出新药,在那道被荆棘划拉得血肉模糊的伤口上细致敷上。长而柔顺的银发擦着耳廓滑下,像一段轻柔的披纱,笼在他肩头,风从林间穿过,扬起几根细长的发丝,遮过眼尾那一道与花相映衬的绯红。

如今小猫腿上这道伤已好了八成,不再像第一日见到那般触目惊心,今日过后,他就不会再来后花园照料这只可怜的幼崽,他顺着小猫绸缎一般的皮毛自脊椎向下抚了一记,正欲起身,视野里冷不防迈进一双不沾尘灰的乌靴。

“你在做什么?”

明世隐顿了顿,施施然站起,眉眼舒展,不露锋刃,从容道:“依狄大人看,我该是在做什么?”

狄仁杰双手抱胸,目光锐利,对比之下神情严肃得多,一板一眼道:“在宫中,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什么会让我抓到把柄,对不起陛下的事。当然…”他的视线像一把锋利的匕首,恨不能割开明世隐一脸云淡风轻的皮囊,好抓着他那颗突突跳动的心诘问他不可告人的来历与目的,“当然,无论在何时,无论何时,我都会牢牢看管着你。”

明世隐挑眉,他的眼尾不笑的时候也往上勾着一道弯,乍一眼见到总让人觉得他脸上罩着一层似笑非笑的朦胧雾霭,他侧开一步,露出脚边缩着的幼猫,一手背在身后,异色的眼瞳划过来瞥向狄仁杰,淡淡道:“我不过见着这受伤的幼崽有些可怜,闲来无事救它一把,仅如此…”他眼底若有若无的笑意裹挟着几缕讽刺,细针一般扎在狄仁杰身上,“也值狄大人兴师问罪?”

“猫…”狄仁杰蹙眉,顺着他的话垂下视线,那只虎斑花猫腿上还敷着新鲜的药膏,抬头恋恋不舍似的在明世隐腿上蹭了一下。

狄仁杰收回视线,半信半疑:“姑且当作你说的是真的。”他做事讲求证据,如今眼前的一切无论往何处深挖都找不到明世隐身上半点可疑的痕迹,既无罪,他从不随意污蔑。狄仁杰定定盯了明世隐片刻,对方一脸坦荡,随他看个透彻。狄仁杰没有闲功夫与他干对峙,转身要走,明世隐却跨上来一步,抬手抓住他的胳膊。

“唔…”狄仁杰从喉咙深处翻滚出一声闷哼,他该立刻甩开明世隐厉声质问他意欲何为,然而明世隐掌下那块伤骨被人冷不防捏醒,一瞬间在身体里爆发出不满的嘶吼,擂鼓似的锤击着他全身经脉,钝痛入脑,刺激得太阳穴突突跳疼。狄仁杰难以置信地看向明世隐,牙关咬得死紧,额上几乎要挤出冷汗,半句话都说不出。

明世隐放开他,嘴角那抹嘲弄似的笑像被风吹散,只余下冷而清远的淡漠:“狄大人,有伤就要及时去治,这样藏着掩着,只会让人觉得你是个不敢踏进医馆的童心稚子。”

狄仁杰深深喘了一口气:“与你无关。”他有些踉跄地退了一步,目光却紧追不舍缠在明世隐身上。明世隐耸肩道:“你想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你刚才与我说话时左臂的动作也太不自然,一看便知伤已入骨。狄大人。”他忽然沉下脸色,唤了狄仁杰一声,狄仁杰莫名心中一悸,只听明世隐缓缓继道:“倘若与他人缠斗招致重伤,不医不治,日后落下病根,何来力气好好看管我呢?”

“你…”狄仁杰语塞,禁不住失笑一声,道:“未免也太自视过高。”

明世隐无甚介意:“是吗?”他向狄仁杰伸手道:“明某府上恰巧备着些疗伤活血的药,如果狄大人不嫌弃,在下可为你医治一二。”

狄仁杰双目下移,盯着明世隐递到他面前纤长的手指,愣了愣,陡然抬头,在明世隐那双异色眼瞳的注视下,一字一顿道:“不必了。”

狄仁杰还是走了,胳膊还在一阵一阵往骨头里钻着让人难以忽视的疼,他却刻意不捂着,一甩袖子跨着大步走得毫无留恋。

明世隐在原地立了一会儿,耳边传来未曾离开的幼猫细软的叫声,他低头,目光落在小猫闲适耷拉下的耳朵上,感慨道:“你还知道受了伤就摆出可怜的样子哄别人来救,他若是有你这般聪明乖巧…”他顿了顿,抬头望向狄仁杰离去的方向,时值深秋,世间绿意尽褪,风一吹,泛黄的树枯叶簌簌落了一地,他嘴角溢出的一声叹息也被层层叠叠落叶掩住,自己都听不太清楚:“也是,他还不如你呢…”

  46 9
评论(9)
热度(46)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