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详见置顶
头像和背景都是老婆画的

 

秋风一吹,世间大半花红柳绿的鲜丽色彩都散得七零八落,树枝簌簌,抖落满地金黄,穿过稷下的那道溪流,也覆上了一层落叶织就的轻纱,偶有两片被活鱼顶开,漾出圈圈縠纹,或赭或黛的鱼尾灵巧一摆,又往层层叠叠的叶瓣下钻回去,水面复归于平静。

诸葛亮叠腿靠着树干坐在溪边,手中的书卷看到最后一行,他活动了下手腕筋骨,合本站起,正抬腿欲走,一根横岔的树枝勾住他衣襟,调皮似的往回拉拽,衣襟里一封熨贴着胸膛的信笺飘然落地。

诸葛亮未注意,迈步离去,司马懿后他一步经过河边草地,一眼就捕到素蝶一般静默盖在草茎上的信笺。

司马懿顿住脚步,弯腰拾起,只见信封上素净一片,不见提称语,也未书落款,只余略显空寂的一方红框,仅框住秋日一道泛着凉气的风。他兀自挑眉,顺手捻开信封口子,将里头的东西尽数倒出,轻飘飘两件,一是红花绿叶一簇,二是蝉翼薄纸一笺。

司马懿识得那花,层叠花瓣笼成一根长羽的模样,底下辅以翠绿的叶片,花如其名,他在心里念叨了一句:“凤尾花?”将花束收去,取出纸片,凝睛一看,上头书了几个体姿纤秀的墨字。

“清夏遗韵,赠与师兄,可解秋冬萧索。”

司马懿将信笺连同物什一并收纳怀中,明日开课再将这封信归还原主,他已知此信由谁寄出,本又转交何人,即使内容酸朽得让他咂舌,但别人的东西总是要还回去的,他可丝毫没有扣留的兴趣。

  48 3
评论(3)
热度(48)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