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未熄的火舌还伏在岸边礁石上贪婪地舔舐着每一寸焦黑的土壤,诸葛亮跪在废墟残骸中,弓着腰用力抱着一个人。那人在江水里泡得湿透,头发挂在耳侧滴滴答答往下淌水,衣物被水濡得沉重,夹杂着灼热火星子的夜风贴地席卷而来,吹到身上,全都变成刺骨的冰渣子,冻得他浑身一抖。诸葛亮手臂收紧,想要渡给他温暖,偏偏自己被他染得上下是水,抱得更紧只徒增狼狈。诸葛亮却毫不在意,他低下头,将崩碎了冷静自持而罕见地流露出几分慌乱的面颊深深埋进那人肩窝。

远处战鼓还隆隆作响,兵戈相交的铮鸣声震得耳膜发疼,无数堕于火灼地狱的哀魂正在用灵魂最深处的咆哮嘶吼出满腔不甘与愤怨,在这片被烈火烫红的天地间,一切生灵都扯着嗓子将自己的欲念毫无掩饰地述诸心与口,这是在生死无常的硝烟战场上最后一次能将生命里的光与热迸现出来的机会。唯有诸葛亮,胸膛起伏,将心底翻涌的所有喜怒都沉沉压下去,血脉里奔腾的岩浆流到指尖,最后只化作一阵细密的颤抖,他的声音很轻,又带着战栗,被风一吹就散了,却每一个字都清晰地钻入怀中那人的耳里。

“你一个人跑去哪儿了?”

那人被他箍在身上的手臂勒地疼了,下意识皱了下眉,湖绿色的瞳里倒映着火光肆虐的江面与陆地,满目狼藉有多骇人,他无波的眼底就有多空寂。他有些茫然地抬手学着诸葛亮的模样轻轻抱上去,诸葛亮浑身一颤,只听那个人用熟悉的嗓音和陌生的语调平平问道:“你是谁?”

  54 14
评论(14)
热度(54)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