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师兄。”

傀儡的声音比元歌本人要细一点,音调高一些,语尾总是带着愉悦的上挑,仅仅一个称呼都能被他念得婉转曲折波澜起伏,诸葛亮挑眉,放下手中的书卷,偏头看向傀儡。

傀儡与元歌八分相似,而元歌相貌内敛而清隽,傀儡张扬而阴柔,眼捎都抹着艳丽的色彩,诸葛亮只看着他不说话,傀儡眼波带笑,又唤了一句:“师兄——”它顿了顿,笑意更浓,倘若此时躲在暗处某个人嘴角仅弯出一笔淡墨似的浅笑,傀儡则将其夸张了三五十倍,“聪敏慧极,潇洒倜傥,面如冠玉,声似天籁的,我的师兄啊——”

傀儡四字四字抑扬顿挫地蹦出来,恨不得将世上所有赞美之词都冠于诸葛亮身上,对比之下诸葛亮如同一潭风波不起的静水,无动于衷地盯着他,微微蹙起的眉间甚至泄露几缕烦恶。

傀儡随着语调来回晃动的手臂僵了一瞬,甚至都能想象幕后牵着银丝的那个人身形一滞,大约想不明白诸葛亮为何情绪阴沉,那人有些丧气地松开绷紧的十指,连带着傀儡全身关节喀拉拉一阵响动,黯然颓下四肢。

诸葛亮见着傀儡垂下去的脑袋,倒仿佛来了兴致,微抬下颚,双眼依旧望着那架褪去欢愉颜色的木偶人,话锋却直往屏风后戳:“你找我有事,还想以这种方式给我添堵?”

屏风后露出来的一小截银发往里缩了下,而后神情挫败的元歌从后头挪着小步走出来,他与傀儡相似,却又处处不同,他总是喜欢给傀儡套上鲜丽炫彩的衣物,自己却一日到头都穿得朴素,颜色暗沉,花样不多,但一眼望去还是比抓眼的傀儡看得让人舒心得多。

诸葛亮眉眼舒展,元歌抬头撞进他的眼,只觉恍惚望见了洗濯后的广渺天幕,天光乍现,乌云退开,一片清澈无暇的蓝。元歌被他灼灼视线锁着,心头猛跳,双手绞紧裤缝,视线逃避似的侧开去,盯着案上被诸葛亮搁置的书卷,道:“师兄,你已经看了一早上的书了,稍作休息,我觉得也不是不可…”

“嗯。”诸葛亮颔首,傀儡静默地站在一边,落下去的眼瞳暗沉无光,引线松松垮垮吊在他四肢上,另一端正被完全无法分出心思照顾它的主人带着十二分的紧张攥在手里。诸葛亮笑了,日光从窗棂间洒进来,化作片片轻软的碎光,柔和地铺满他的眼底。他一边特意留心观察元歌的反应,一边声音放轻,勾着嘴角一字一顿道:“我也有些想你了。”

元歌霎时睁圆了眼:“什…”

  89 6
评论(6)
热度(89)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