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只是我篡改剧情的亮统妄想




劲风凛冽,山道间好似回荡着声声叠叠悲戚的哭号,司马懿的声音被风吹得四分五裂,有些飘渺而模糊地从前头传来:“连杂耍艺人都要变成钻进别人家里的小虫子帮你一把…”

司马懿从小就喜欢这么称呼元歌,好像每次不把元歌逼得掉头就走,他锋利的口舌就不会善罢甘休。时隔多年,诸葛亮再次听见幼时令他频频皱眉的词,一瞬竟有些恍惚,好似脚下踩着的不是石砾凹凸的山道,四周景象倏忽回到稷下,葱郁的绿荫,如洗的碧空,熙攘成群穿梭于书堂的弟子,下一刻,千万道看不见的丝线从心底骤然窜起,将一颗心牢牢缚住,密密麻麻交缠的丝线几乎露不出能让他透口气的空隙。诸葛亮猛地抓住司马懿的手臂,罕见地不可置信道:“你说谁?”

司马懿顿住,回头略带惊异地看了他一眼,毫不克制地大笑起来,一言一语都裹着无数根讥讽的刺:“都道你天命算尽。”他眯起眼,“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诸葛亮滞了一瞬,风呼啸得更烈,失去理智般在山谷间来回冲撞,仿佛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整个人连同思绪一起,翻滚着跌落山崖。

他手指用力,司马懿只皱了下眉,立刻无谓地舒展神情,闲闲道:“你想杀了我?”

“我不会那么做。”诸葛亮沉声,一字一顿道,“他在哪里。”

“说不定已经死了。”司马懿吊着嘴角,语调轻松地吐露骇人的想象,“死于乱军,死于你的那位好友放的那场火,或者东窗事发被曹操发现了,你可以想想他会用什么手段来处置那个人。”

诸葛亮几乎要把后槽牙咬碎了,然而从沉静的面色上看不出他心底翻涌着如何凶猛的兴涛骇浪,他放开司马懿,转身道:“你走吧。”

“又或者——”司马的声音混入风声,像是痛苦的咆哮,又像是凄厉的尖笑,“他现在已经是江底的一只溺死鬼了。”

诸葛亮攥紧机关扇,手筋崩现,他没有回头,背影决然而坚定,低声道:“我会找到他。”

无论在哪里。

被吹散的发丝遮住他饱含着风雨的双眼,他顿了顿,每一个字都从咬紧的牙关里挤出来:“我一定会找到他。”

  46 1
评论(1)
热度(46)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