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元歌睡着了。

秋日午后的廊道,暖阳款款洒落一地橘红的光,元歌靠着镂花廊柱,双眼阖着,呼吸悠长,银发柔顺地向一边垂落,手里松松握着一卷散开的竹简,整个人一半落在光里,一半陷在阴影里。四下无声,唯有风过草动,窸窣声里携着两声虫啼,却不足以唤醒他,只交织化作一两句安眠曲,丝丝入耳,将梦境温柔地包裹起来。

众人或休憩,或三两结伴往远些后山林子里散步去了。元歌特意挑了不常有人经过的走廊安静闲适地看会儿书,不知是否阳光太亮又太暖,照得竹简上的小字虫子似得扭起来,一个两个都浮到空中,连带着他的思绪也飘飘悠悠散出去,同那几个飞舞的文字一道,在花枝树叶间追逐嬉戏起来。元歌头一顿,手一松,书卷哗啦啦落到脚边。

一只手伸过来,帮他捡起铺在地上的竹简。

诸葛亮轻轻掸了掸落在竹片上的尘灰,将其卷回原样,搁在元歌身边。他自上而下盯着元歌陷入沉眠的侧脸,微蹙眉。秋风偏凉,打着旋往人身上扑,已经能在裸露的皮肤上吹起一阵激栗。他犹豫了一瞬,似要将元歌唤醒,偏见他睡得这般安稳,微风只能吹动他细软的发,吹动他纤长的睫毛,却吹不散凝在他眉间的睡意。

诸葛亮的视线慢慢划过他的眉眼,翘挺的鼻尖,泛红的唇。诸葛亮该走了,留在这里不过徒增纠结,脚尖往离开的方向挪了一寸,元歌似在梦里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抿起嘴角,眼睑微颤,带动睫毛蝶翅一般扑扇了两下。

移开的脚步顿住了,诸葛亮不由自主地攥了攥掌心,喉结滚动,他试探性地微微俯身,停了停,再俯身,唇落在元歌颊边,端着一腔压抑而克制的小心翼翼,却掩不住丝丝缕缕牵扯而出的眷恋不舍,轻轻触了一下。

诸葛亮走了,步子有些急,衣摆前后晃动,卷起的旋风游荡了一路,最后悄然消散在走廊拐角。

元歌缓缓睁开眼。

夏日裹挟着燥热的尾巴早被凉爽的秋风吹散,寒气自四面八方贴上来,却压不下耳根后汹涌泛上来的热潮。

元歌有些怔愣地抬手抚上被诸葛亮碰过的那一半脸颊,掌心仿佛贴着一块被烧红的烙铁,烫得他五指微颤。另一只手有些无措地四下摸索,抓到被诸葛亮细致卷起来的竹简,竹片散着沁人心脾的凉意,他用了点力抓紧,指尖却又灼灼发热起来。

  79 14
评论(14)
热度(79)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