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BRAVE ~ chapter 4 ~

雀儿低空盘旋一圈,落在刘备头上那顶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的草帽上,委屈似的啼了一声,刘备一脸习惯诸葛亮话带冰碴儿的无谓神情,泰然靠在门边,看了眼手腕上浮着的虚拟表盘,盘算道:“再一会儿就该喝下午茶了,有奶酥,有曲奇。”他探头朝元歌笑了下,“喜欢这些吗,可以邀请你加入我们的下午茶团队。”

元歌眨了眨眼,被清粥勉强抚慰过的胃开始不满足地蠢蠢欲动起来,他有点想问“有冰淇淋吗”,瞄了一眼诸葛亮的神色,谨慎地垂下眸,现在他还是个身份不明的异乡客,甚至没洗脱间谍的嫌疑,哪里有他开口发言的份儿,只是意识到这是诸葛亮的房间后,心里头仿佛有只破土而出的四爪兽,小爪子挠得他心头发痒,连带着整个人绷紧的神经都松懈下来。

诸葛亮对刘备的粗神经很是折服,眉角一抖,道:“你都不问问他是谁?”

刘备仿佛恍然大悟,问诸葛亮:“他是谁?”

诸葛亮的视线又移回元歌脸上,目光清冽而透彻,语调平伏道:“帝国研发的战争武器,为什么你会了解地如此清楚。”他顿了顿,留给元歌充足的思考时间,像是站在刘备的立场问,又像是为自己而问,缓声道:“你究竟是谁?”

刘备也跟着看向元歌,他看起来比诸葛亮亲和温柔得多,安慰道:“你别被小亮亮吓到,如果你不想说,我们也不会逼迫你,只是…”他眨了眨眼,“我们这儿地处边境,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放你离开,怕你一个人会被巡逻的帝国士兵发现,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还要请你在我们这儿多住一会儿。”

“我…”元歌慢慢抬起双眸,睫毛细颤,碧色的圆瞳周围漾着一圈模糊的光晕,看起来既茫然又有些畏怕,断断续续道:“忘了很多东西…”

诸葛亮眼中明显表露出七成的不信,凉凉道:“记忆缺失?你受过伤或者受过刺激?”

元歌好似陷入冗长而迷茫的回想,犹豫着摇了摇头,像是下定决心全盘托出般,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来自帝国的一个秘密研发基地,我只是一个为高阶级的研发者打下手的机械师,所有在里面工作的人都会被注射一种抽取记忆的药物,帝国只需要懂制造与研发的人类机器,不需要我们有过多的感情,我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连怎么来到帝国的都不记得了…”声音越说越颤抖,仿佛下一秒就会有哭腔冒出头来,元歌停下来,眼中既有有抹不去的哀戚,又裹挟着深深的无奈,他用力咬了下唇,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如风中烛火,飘忽而战栗:“在边境暴动发生之前,研究所已经出现好多不满于现在生活方式的人,想要逃离,本开拓了一条能避开守卫的隐秘通道,但相继逃亡时,遇上了这场动乱,我的同伴现在不知是死是活,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里了,其实…”他看着诸葛亮,目光柔和下来,发自肺腑说了一句:“我应该好好感谢你们。”

元歌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如果当初稷下设有表演课,他觉得自己应该全A通过。这段话并非全然作假,真假掺半才更能迷惑人心,帝国研究所确实有这项不成文的规矩,即便刘备派人去查,也会得到一样的答案。只是元歌当初混入研究所时,利用机械傀儡代替自己完成了注射药物这一必须的步骤,他一向自信于自己在机械傀儡仿人方面的手艺,傀儡扮成他的模样,甚至有血有肉,以假乱真,足以叫人无从发觉。

元歌才说完,刘备立刻惋惜地叹道:“竟然是这样…惨,太惨了。”边说边摇头,又嘀咕道:“比自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的小亮亮还惨…”

诸葛亮耳聪目明,斜了他一眼,道:“什么?”

刘备连连摆手:“我可什么都没说。”

诸葛亮没闲工夫去管顾他,盯着元歌的目光暗沉如隐匿在云海后的风暴,他对帝国研究所了解的不少,元歌一席话听在耳里挑不出多少瑕疵。他自然不是没有怀疑过元歌在假装不认识他,但如果事实确实如元歌所言…他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心里到处冲撞的一股闷气无从发泄,最后全化作丝丝缕缕的酸涩从喉口泛上来。诸葛亮咬牙吞咽了一口,喉结滚动,胸腔里气闷得更难受。刘备看出他的郁躁,疑惑道:“我就算那么说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

诸葛亮摆摆手,吐出一口浊气,道:“为确保你不是在诓骗我们,我需要对你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在你没有完全洗脱间谍的嫌疑前,无法放你离开。”

元歌垂眸,乖顺地点了一下头。

刘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掌心道:“对了,明天会有专业的医生来为伤患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不如请他顺便为…”他愣了愣,扭头看向元歌道:“还没问,你叫什么?”他瞪大眼,“不会连身份都被抹去了吧。”

元歌浅浅笑了下,道:“名字还是记得的,我叫元歌。”

“小元歌。”刘备笑眯眯叫了一声,看见元歌惊得浑身一抖,禁不住哈哈笑了一声,愉快道:“明天就让扁鹊顺便看看你吧,你的伤虽然都不涉及脾肺,但是有他照顾的话能好的再快些,等你养得差不多了,就加入我们的工程队吧。”

他说得轻松,好像只是在决定稍后下午茶配什么咖啡,元歌和诸葛亮俱一怔,元歌磕绊道:“工、工程队?”

诸葛亮有些诧异,若有所思道:“你想让他加入我们?”

刘备理所当然道:“小元歌既懂得帝国的造物,又是有资格进入帝国研究所的机械师,重点是看着乖巧又可爱。”诸葛亮谴责地看了他一眼,刘备耸肩,道:“反正也不会回去了,留在我们这里有什么不好?”

在心里打过无数种可能的预防针,甚至都做好了之后会被从这里赶出去的准备,却没想到会有极大可能与诸葛亮共事,元歌一颗心禁不住砰砰直跳,八年前成为同窗,元歌已将那段时间当作宝藏在心里足够珍藏一辈子,八年后能重新在同一个屋檐下共处,连在梦里他都不敢奢求。

他小心翼翼抬眼去瞄诸葛亮的反应,诸葛亮垂眸沉默片刻,低低道:“我不觉得你提出的是个好主意,但也不至于太糟糕,至于他是否有资格留在这里。”湛蓝的眸凝视着元歌,里头仿佛蓄着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洋,要将元歌整个人吞没进去,“由我来评判,所以。”他陡然收回视线,元歌差点陷溺在他的眼里,猝不及防猛地拔出神智,一下子有些眩晕,只听诸葛亮转头朝刘备道:“在他养伤期间,暂时住在我这里,我有点事情要问他。”

  52 23
评论(23)
热度(52)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