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BRAVE ~ chapter 2 ~

病床上靠着软枕躺着那人,脸色由于药物的滋润与几个小时的深层睡眠稍有好转,勉强从惨白的皮下透出星点血色来,身上也不似流落在战场时那般污秽难堪,只衬得皮肤上交错的伤痕更看得人心悸,在诸葛亮用沙土一铲一铲深深掩埋起来的那段记忆里,这个人向来体虚羸弱,平常多跑一公里都要气喘吁吁地蹲在地上流一滩汗水,诸葛亮很难想象,也不愿去想象,究竟他经历过什么才沦为这么一副血迹斑斑的伤残模样,他怎么受得了。

元歌醒了,满脸恍惚,眼神飘渺,像是在望着他,又像是透过他凝视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诸葛亮觉得这房间太冷了,下回要和刘备提意见,墙缝里灌进来的冷风把他心头细肉都刮得糙了,每一蹦跳都将他的五脏六腑磨掉一层皮,又酸又疼,愈疼眉皱得愈紧。

八年前不告而别,如今以一副触目惊心的样貌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突兀地出现他眼前,他又何必去管那个人受不受得了,他宁愿将死锁着那段记忆的匣子重新贴上封条,不让任何人知道。

想到这里眼神更凉薄,元歌显然被他盯得有些怵了,他将插着软胶管的那只手摁在整洁的床褥上,压得布料打褶,有些费力地支撑着半坐起身,动作没轻没重,手臂上的针头往外滑出一截,隐约能看到血液倒流。诸葛亮后槽牙咬了下,下颚微抬,轻蔑道:“我把你带回来不是想让你自寻短见的。”他话锋一转,“但如果你想用这种方法逃避审问,我劝你放弃。”他眸色暗下来,出口的话像威胁,声音却闷在胸腔里,沉沉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元歌愣了愣,他还没从诸葛亮完全不记得他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他压低的嗓音淌进耳里,像一道温流,润得浑身细胞复苏,甚至都没注意到诸葛亮说了什么。知觉回笼,手臂上鼓起的血筋突突跳疼,他垂眸看去,紫红的血已往回倒流好一截,诸葛亮寒着脸盯着他,抬手摁开手腕上戴着的通讯仪,简短道:“叫护工进来。”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顺便带份粥汤,清淡一点不用放别的。”

诸葛亮掐了通话,回头一看,发现元歌眼里盛着抹不去的感激,他双手一抄环抱在胸前,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方战场。”他挑眉,“还是说你饿得没力气说话,需要吃饱了才会好好解释?”

元歌盯着他说话的模样有些出神,多久了,六年,八年,抑或更长,诸葛亮的声音近在咫尺,却遥远犹如记忆深处飘来。即使诸葛亮看起来完全不认识他,甚至将他视作间谍,他也不觉遗憾,就像不加料的清粥,虽然元歌喜欢放糖,但是对于大半天滴水未进颗米未碰的他来说,已是莫大的慰藉。

诸葛亮见他不答,心头萦绕的疑虑全化作郁结烦躁,厉声又问了一遍:“你究竟是谁。”

元歌这回听清楚了,同时清晰地辨别出他眼里隐隐腾起的愠火,愣了愣,有些慌乱地低下头,蜷缩十指,硬着头皮感受着诸葛亮的视线冰刀似的戳在自己身上。

诸葛亮不认得他了,他又该如何阐明身份,解释一切,有谁能信。

唯装成懵懂无知的模样,能拖一时是一时,他能在诸葛亮身边多待一会儿,都已是神明额外的眷顾。

元歌不说话的时候就像一尊被拔掉电线的机器,被简单梳理过的银发软软垂在肩上,无风不动,阴冷的病房里静寂一片,诸葛亮有的是耐心和他耗,然而门外嘟嘟响起一阵警示音,诸葛亮摁开通讯仪,道:“进来。”

元歌在心里小小舒了一口气。

护工帮元歌重新调整好吊水,又将放着清粥和白水的托盘小心搁在床头柜上,无声地退走。

密布电路的铁门又缓缓合上,密不透风。房里再一次陷入更人提心吊胆的寂静中,元歌只盯着盖在身上的被子一角,粥饭的清香像一股无声无色的诱惑,不住往他鼻子里钻,胃液仿佛受到吸引,在空荡荡的胃囊里翻涌更甚,他生生忍住了,过了半晌,只听诸葛亮语气淡淡道:“先把这些吃了。”

元歌愣了愣,悄悄抬眼皮偷看他,诸葛亮的视线一直缠在他身上,四目相触,元歌立刻把目光移开了。他身上新伤未愈,手脚一动撕扯伤口,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喘了喘,在诸葛亮的注视下艰难而缓慢地朝床边挪过去,手还没举起来,就看见一双皮鞋已然步到他跟前,元歌抬头,诸葛亮俯视着他,蹙着的眉更显不愉。

诸葛亮伸手将冒着袅袅热气的粥碗端过来,元歌下意识要接,想了想,收回挂着点滴的手,换另一手努力拿稳了碗,搁在腿上,用勺子一小口一小口送进嘴里。

柔软的糯米顺着温汤滑进肚子,四肢百骸都被浸暖了些,被蹂躏许久的胃壁仿佛久旱的大地终获甘露滋润,脾气温和许多,也不吐酸水了,整个人都舒坦起来。

粥碗放在褥子上有些不稳,元歌极小心才不至碰倒,他又送了一勺热粥入口,心中暗想,乍一看这间简洁单调的屋子像是病房,但床与设施实在与病院相去甚远,靠墙的柜子里摆着的都是零件与书籍,除了床只有一张桌子,一副棕皮单人沙发。不知这间房原本为何用,元歌吞咽一口,有些自嘲地想,不会真的是用来关押间谍的吧。

诸葛亮只看着他喝粥,食不言寝不语,他自己礼仪得体,倒是连审讯都关照着犯人这一点。元歌有一搭没一搭胡乱想着,汤碗见底,再捞一勺就要碰着碗底。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人半饱,身子又渐渐寒下来,他不知道诸葛亮会如何审问他这个来历目的皆藏迷雾的怪人。

气氛正僵着,“哔哔”的提示音犹如劈开暗夜的一道雷,陡然在屋里响起,这回不是自门铃传来,而是来自诸葛亮手腕上的通讯仪。他抬手调出由幽蓝的粒子汇聚而成的虚拟显示屏,上头刘备的头像从通讯录里跳出来,瞬间占满整个屏幕,腕带上传来刘备有些急切的嗓音。

“小亮亮,你还躲在卧室里不出来吗,快到地下工厂来吧。”话筒那头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伴随着无数机械零件坍塌的嘈杂声,刘备惊叫了一声,像是情急之中避开了什么东西的袭击,气息不稳,边喘边道:“有个大家伙暴走了。”

  60 10
评论(10)
热度(60)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