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最近热爱蒸汽朋克设定,搞个小段子尝试下XDD




元歌曲腿坐在屋顶上,靠着呜隆呜隆向外吐白烟团老旧烟囱,天边夕霞宛如一大块淬在火里的铁,将远处林立的铁皮建筑烫得有些模糊。他额上架着护目镜,绑带在脑袋后头露出一小截尾巴,随着银发在傍晚的微风里轻柔地飘荡。

诸葛亮站在他身后,元歌俯瞰学院里大大小小样式各异的楼屋,诸葛亮低头,俯瞰他被霞光映暖的发顶。

元歌闭上眼,就着风里常年携着的那股铁的腥味,深深吸了一口,而后满足而感慨地叹了一口气。他回头,绿宝石一样的明眸抬起来,看着诸葛亮,问道:“师兄,以后你会离开稷下吗?”

诸葛亮觉得他的问题意义甚微,回答自然也不怎么走心,随口道:“当然,这里是学校,我难道还会毕不了业?”

元歌深以为然,道:“如果师兄都不能毕业,那我肯定要在这里待到终老了。”

“说起这个。”诸葛亮神情严肃了些,“月末的考试你准备了吗?”

元歌立刻乖巧地接上:“复习了,工艺理论也看了,不过…”

气温逐渐凉下来,风吹得有些急了,大股大股在学院里四处冲撞,房顶受影响更深,打着旋的气流呼呼从元歌耳边刮过,吹得他及肩的银发四下飘散,诸葛亮想帮他别回耳后,手指动了动,却又忍住了。元歌重新转回头,将视线抛向被地平线缓慢吞噬着的晚霞,道:“我看了很多书,就对外面的世界更好奇。有些事情不自己去接触,从文字上无法全貌体会,师兄。”他的声音漾在风里,听着有些恍惚,“我想离开稷下一段时间。”

听到一半,诸葛亮已明白他今天特意找自己来房顶上看风景的真正意图。烟囱的呜鸣声震得耳膜发疼,诸葛亮不愉,皱眉道:“这里很吵,下去说。”

元歌坐着不动,双眸被夕阳渡上一层柔和的暖光,他像是在遥遥望着远方,宁静而祥和的万物倒映在他眼里,却只浮于表层,什么都烙不进心里。他嘴角扬起一个缓和的弧度,道:“师兄,我发现了,我只有经历过更多,才…”他顿了顿,没说下去,只说,“现在的我还远远不够。”

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已经将答案耳语告诉诸葛亮,诸葛亮却将心中冒刺儿一般挠得人发痒的预感压下去,平淡道:“所有人都会离开这里,走上自己选定的路,你我都不例外。”

“嗯。”元歌轻轻应了一声,他两手撑在身侧粗糙不平的铁皮上,向后仰了仰身子,视线向上划去,落在半明半暗的天幕上,语气仿佛轻松了一些,道:“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传说世界中心埋着无数个齿轮,每一个齿轮都代表一个人,它们日夜无休止地运转着,每一个人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会像牢牢契合在一起的齿轮一样,牵动他人,就这样人与人相互联系,数千上万个齿轮聚合在一起,才让时间不停地往前走动。师兄。”他唤了一声,问道,“这是真的吗?”

诸葛亮简短而干脆地答道:“假的。”

“这样啊…”元歌有些惋惜地感慨了一声,顿了顿,语调又活跃起来,“可是我想相信它是真的。”

诸葛亮静默,他知道元歌还有下文,果然元歌等了一会儿,没听到诸葛亮的动静,就自顾自说下去:“因为…”他手还撑在身两边,扭身转过来,碧瞳里盛着的一捧霞光如同一团燎燎燃烧的火焰,将诸葛亮狠狠烫了一下,“我相信,即使我无法成为支撑师兄的轴心,总有一天,到再与你相见的时候,我一定会让自己变成足够与你契合的齿轮,即使微不足道。”他淡淡笑起来,身后晚霞即将被镌满星子的夜幕卷裹吞没,但仍余着一道光,熹微却坚韧无比,执着地在逐渐暗沉下来的天地间留下自己最后的身影,“即使微不足道,我也想成为师兄未来前进道路上的一星点助力。”

  42 9
评论(9)
热度(42)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