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无风无云的夜,熠熠星子格外鲜明,抬头先能望见玉轮,而后是周围衬着它的一圈星粒子,仿佛被月光裹挟着流泻到天幕上,一开始只作陪衬,目光往远方投过去,月光逐渐暗淡,星子却越汇越多,完全脱离了月的吸引,自成浩荡一片,在天上聚成纵横星河,直延到天地相交一线。夜空深浅有致,仿佛山川河流尽现,大地宽阔浩渺,万家灯火宛如众星璀璨,一时间天与地交融,竟难分彼此。

诸葛亮偏好这样的夜,然他非多愁善感的文人墨客,清隽双眸只映得广袤星图,每一盏星都与世间一生命相呼应,星子有清明晦暗,人有富贵贫瘠,仿佛无悲无喜的造物主隐在天幕之后,平静地述说着每一个人一声的遭遇与纠葛。诸葛亮善观星象,自入稷下便如此,不知说他天生心中蕴藏着诺大一副星图,还是造物主赐予了他一双看破命运的眼。

星子冷静,他也冷静,星子寡情,他亦悲喜不惊,上天赋予他过人的才学,可看读天意,破天机,也注定只能做世间的看客,众人百态落在他眼里,不过化作一句天命,他无缘干涉,也从不想涉足。

司马懿曾问他,带着三分挑衅,道,若你真能读懂星象,那数千繁星哪一颗是你,你岂非尽知自己命运。

诸葛亮闻此言即沉默,半晌,摇头道,非也,可算亲故师友,可算坊间鱼龙,唯不可算自己。

他看不见自己的命,却隐有感知。命运线自无月无星的暗处蜿蜒爬伸,每一处弯折都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一切尽在掌控,他从不畏惧天命。

他一向自信,目光沉着而犀利,从未动摇。

一日,他去书院,学生落座,交头接耳杂谈碎碎,他凝神去听,只听见什么“不能言语”,“非天生有疾”,“受了惊吓”之类断断续续的话语,心中有疑,却不甚在意。门口跨进一人,满堂声俱歇,他随众人一同望去,一旧衫少年站在门边,银发披肩,目若碧潭,却盛着三分哀戚,七分怯怯,偏生还要僵挺着背板,不肯表露弱态,硬要将全身上下粉饰地无谓。众人噤声片刻,复咬耳交谈,声音比之先前愈烈。诸葛亮却微撑开眼角,瞳中有光摇晃不已。

以后这个人还要“师兄”,“师兄”地搅乱自己一腔情绪,然而现在他什么都不知,只隐约预感,今夜星动,动的是他那一颗。

  61 6
评论(6)
热度(61)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