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元歌长年累月操控傀儡,引线缠在手指上,深深浅浅留下数不清的伤痕。偶尔木刺扎进肉里,或是被锋利的工具割出或长或短的口子,皮肉绽裂,少不了要见血光。待伤口愈合,只留下一道道有些狰狞的疤,混入掌纹之中,混入新伤陈伤之中,成为他探寻机关术的漫漫道路上一个个稳实的脚印。

诸葛亮偶在去书院的路上遇上他,都会停住脚步问他一句:“近日学的如何?”

元歌鲜少开口,大多弟子都以为他天生有疾,然他在诸葛亮面前从不用沉默敷衍,总会将近况浓缩成几句话老老实实说给诸葛亮听。那日他被诸葛亮叫住,脚步一凝,竟缩了缩身子,自以为不动声色地将双手往背后一藏,敛目垂首,一句话也不说。

诸葛亮皱眉,又问道:“可有何处淤塞不解?”

元歌背着手,踮着脚尖往后挪了一步,摇摇头,不答。

诸葛亮一眼就发觉不对,他跨前一步逼到元歌身前,元歌愕然抬头,眼底涟漪阵阵,动摇不止。

诸葛亮一手绕到他背后,半身前倾,温热的吐息缭绕在元歌耳后,烧得他浑身僵硬。他双唇战栗着打开,喊了一句:“师兄…”

诸葛亮抓着他的手腕拉到二人之间,元歌手心被迫向上翻转,他扭过头盯着脚尖一粒不起眼的石子,企图避开诸葛亮的视线。

诸葛亮垂眸,目光覆在元歌伤痕累累的掌心上。他早习惯元歌这双手的模样,长年见不到几块完整的皮肉,然而今日景象更加触目惊心,自手腕向上到小拇指根,盘踞着一条扭曲恐怖的伤口,两旁血块混着惨白的药粉干成几道惨兮兮的痕迹,乍一眼看来就像元歌手心生了一张白牙森森的怪嘴。

诸葛亮轻轻抽了一口气,企图让带寒的气流压住他心尖上一抽一抽泛起的疼。他箍住元歌的手腕不让他擅自抽回,沉声道:“什么时候留下的?”

元歌犹豫道:“今早…”

“我与你说过,万事小心为重,你可曾记得?”然而让诸葛亮恼怒的更有其事,“你方才想隐瞒于我?”

元歌咬着下唇沉默片刻,开口道:“我怕骇到师兄…”

更怕你觉得丑陋。

后半句太矫情,元歌生来脸皮薄,只好吞回肚子里。诸葛亮太息一声,拉着元歌的手覆上自己的半边脸颊。元歌双目陡然睁圆,不可置信地盯着诸葛亮,他下意识想抽回手以免污血染脏了诸葛亮,诸葛亮却紧紧抓住他的手,力道之大让人无法挣脱。

诸葛亮的身影倒映在元歌风浪惊起的眼里,对比之下显得格外平静。他甚至侧首在元歌的掌心中轻轻蹭了一下,道:“这药粉气味太呛,药性过重,等会儿我给你拿些温和的药来。”

元歌浑身凝固,仿佛被抽空了一切知觉,唯独碰着诸葛亮侧脸的掌心烫得骇人,好似身体里的血液一番冲撞后全都灌涌至此。诸葛亮一双碧空一般的眸子静静抬起来,望着一脸错愕的元歌道:“下回还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元歌怔怔站了半晌,一团红晕从耳根攀上来,渐渐笼上整张脸。他蠕动双唇,细若蚊鸣道:“不,不会了…”

  120 17
评论(17)
热度(120)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