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破绽百出

*台词延伸(?


诸葛亮摇着扇站在防御塔底下,机关扇散发着莹莹微光,与身后塔尖上浮着的宝石一起,映亮他半边脸。司马懿看不惯他天凉也要扇扇子,机关扇还漏风,除了当作个美化形象摆设外看起来别无他途。然而今天擦肩而过的时候,司马懿沉着一张脸,昔日薄情的一张嘴闭得死紧,时常攥在手里的一簇黑雾也不见踪影,就这么漠然无声地从他面前经过。
诸葛亮习惯他一张口就如针山般倾倒而来的讥讽,面对这么一个安静自律的司马懿,反而觉得哪里不舒坦,他手上摇扇的动作停下,用扇子朝司马懿招了招,道:“你不消耗法力,去蔚蓝石像那儿做什么?”
司马懿陡然收住脚步,有些僵硬地转过头望向他,眉头不如平日深锁,暗灰色的瞳完全打开,竟让人从里头看出几分茫然无辜来。
司马懿吞咽一口,道:“我…技能释放快些。”
诸葛亮皱眉,大步流星走过去,伸手要将他拦下:“等等,说好这个蓝是留给我的。”他眼一眯,“你想食言?”
诸葛亮伸出去的五指差点就要抓住司马懿的手腕,司马懿惊了一跳,往后缩了好一步,道:“我、我没有…”
今日的司马懿慌乱得让诸葛亮起疑,他紧跟上去一步,厉声道:“我方才从水晶过来的路上遇见过你,你何时跑得这么快?”
司马懿眨了眨眼,似乎意识到诸葛亮渐起的疑心,他略抬下颚轻咳了一声,脊梁骨挺直了,从舌尖溜出一句:“蠢…蠢货!”平常信手拈来的言词,如今磕磕绊绊冲出口,说完竟双颊涨红。诸葛亮愣了愣,司马懿脸色红得吓人,他用手不自然地掩住半面,丢下一句“我去上路帮忙”,影子一晃,整个人朝草丛的方向箭一般飞出。
诸葛亮隐隐觉得他贴地疾飞的背影有些眼熟,一时又想不起个大概,只摇着扇,看着一路小兵端枪拿杖地气势汹汹往防御塔外头冲,心中疑虑重重,如散不开的迷雾。他左右踱了两步,脑海中一束光线愈绽愈烈,眼见着就要在绞乱的神经中抓出一条最清晰的思路,视野里冒出来的另一人将他所有思绪骤然打散。
周瑜抓着他翩然飘舞的外袍,从他眼前匆匆跑过。诸葛亮重复十分钟前的举动,抬手喊住了他。
周瑜迈出去的一脚顿住,朝诸葛亮的方向缓缓转过身来。他眉目舒展,看着比司马懿从容不少,然而身上一半外袍无力耷拉下来,还有一半全靠他一手费力抓着才不至全然滑落。原本豪情恣意临风鼓舞的外袍如今皱巴巴挂在他身上,只剩下十成十的滑稽可笑。
诸葛亮只觉今日怪事层出不穷,他用扇子朝周瑜披着的衣服指了指,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瑜开口,语调和缓,几乎听不出压在舌底下的颤抖:“我在赶路,外套有些碍事,正想找个地方脱了。”他用手撩了一把乌然长发,自夸起来虽有些磕绊,勉强比司马懿说话流畅些:“就算…没了外套,我也要比你帅气些。”
诸葛亮唇角勾起三分笑意,缓步靠近,道:“哦?是吗。”他站定在周瑜面前,湛蓝色的眸犹如澄澈天光,却让人分辨不出是不是暴风雨将至的最后平静。他视线牢牢锁住周瑜,攥着机关扇的手心下隐隐散发出幽蓝的荧光,道:“要不,我帮你拿着这衣服吧?”
周瑜如他意料一般表露出强烈的抗拒神色,抓着外套退后一步,警惕道:“不用,我自己…”
绷紧的嗓音未说完整句,诸葛亮陡然出手,机关扇在二人之间划出一道厉光,伴随着一声暴呵,几道蓝光如飞旋的子弹般猛然袭去,嗤嗤两声,尽数没入周瑜身体。
周瑜连一声痛呼都来不及发出,通身溢出一股黑雾,隐约有几道银光闪过,不过眨眼一瞬,他整个人凭空消散。劲风猎猎,天高地阔,好似诸葛亮眼前从来只有一望无垠的峡谷地貌,谁都不曾出现。
只一瞬就够了,诸葛亮胸有成竹,眸中清明,神色淡定。只需那一瞬,他已看清黑雾下潜藏的究竟为何人。
为何物。
不远处河道两边齐膝的草丛里,露出几缕显眼的银发。诸葛亮信步踱过去,元歌弓着腰按着额角勉强立在草丛深处,正脚步虚浮,头晕目眩。
诸葛亮用扇子挡开阻碍步伐的荒草,走到他面前,微微俯下身,唇几乎贴着元歌的耳廓,道:“也该出戏了,你在我面前,演得并不好,可谓破绽百出。”他顿了顿,轻笑一声,道:“但,勉强还算有几分意思。”

  84 10
评论(10)
热度(84)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