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歌舞升平,他坐在席间,左右杯觥交错,眼前水袖翩然,曹操坐在主位,托起青铜酒盅敬席下一周,一双阴鹫似的眼却犀利非凡,仿佛透过蒸腾的雾霭,直刺人心。他跟着举杯,一手掩着饮下一口,温酒入喉,淌进腹中却已是一片冰凉。
喧嚷欢呼声不止,众人看似沉醉酒宴,神智却都游离在外,清醒地盯着这满座欢愉。谁人都带着或笑或喜的假面,谁都不知道其他人心中关着的豺狼什么时候会脱笼而出。他被四周涌来的酒香与热浪熏得有些恍惚,神思飘渺之际,他告诫自己不能在轻松的假象中有所松懈,眼前却渐渐浮起一幅画面,那场景盖过舞动的轻纱,掩去腻人的糜香,由漫漶变得清晰,仿佛让人身临其境。
他曾经也参加过一场盛大的宴会,在他求学稷下的时候。
与今日不同,那场宴会办在室外。时值春三月,学堂后的桃林一片绯然,桃花灼灼,鸟雀歌鸣,碧波倒映着纯粹无暇的天幕,几只玄鸭摆掌嬉游,世间到处都蕴藏着盎然春意,少年人最喜这生机勃勃的可人景色。
他端坐在人群之外,好几个学生簇拥着一个少年,那少年眉目清隽,薄唇微抿,不似温雅可亲,却也不显孤冷。
正是诸葛师兄。
几个学生还在闹,非要诸葛亮在大伙面前唱一曲,诸葛亮起初还皱眉推拒,然抵不过众人劝哄,终屈腿站起身,道,那我便唱一曲近日学会的,桃花仙。
众人抚掌雀跃,他虽不动声色,却挺了挺背,他从未听过诸葛亮唱歌,此次机会自然不可多得。
花团掩映之下,清朗歌声如同靡靡花香,流入耳里,缠上心头,化不去,解不开。
桃花仙,这一曲他记了很久,以至于无数个孤身一人的夜,他沐浴在清冷月光下,闭上眼,模糊了词句的歌吟声还一直缭绕在耳畔。
梦里谪仙降世,衣袂翩然,足点地,惊散一地落花。仙人侧首,碎发下显露出的那幅面孔,竟是再熟悉不过的容颜。
师兄。
他记了他很久,他的脸,他说过的话,他的举手投足,他唱过的歌。
师兄…他时常想压下心头那股不合时宜的躁动,却不敌潮水般席卷而上的思念。
我真的,很想你。
眼前浮现的一幅幅旧时画卷浸泡在酒盅里,斑斓色彩渐渐晕染模糊,他握着酒杯轻轻晃了晃,一切回忆都随着漾开的波纹消散殆尽。遥遥听见曹操面朝他的方向,问道:“先生可还饮得尽兴?”
他十指微缩,隐约泛着银光的引线扯动傀儡,眉目精致的偶人站起身,朝曹操一拜,嘴角勾着恰到好处的笑,道:“自然,主公体恤我等,实乃我等殊荣。”
傀儡彬彬有礼,话语动人,自是讨众人欢心。然他却与傀儡截然相反,仿佛隔绝声光自成一派,独自坐在案几后,脊梁微挺,身如磐山,目若沉水,不动不移。

  52 5
评论(5)
热度(52)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