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详见置顶
头像和背景都是老婆画的

 

【亮统】刀剑无眼

*稷下背景


劲风凛冽,天穹垂暗,叶与落花在地上无措地打旋,偶有一片被不耐烦的旋风托得高了,划过他鼻尖,在视野中割开一道灰绿的痕,而后元歌又有些木然地看着它脆弱无依的一片身躯被风拽向更远的深林中。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态会发展至此。

诸葛亮从容自如地站在三步开外的平地上,眼角眉梢闲适地舒展开,好似他只是在赏鉴这一派风雨欲来的景色,而非一场比试欲展开,他正是主角之一。

元歌想,他就应该谎称身体有恙,逃过武学课的考试,在房间里为傀儡描摹一对美目,抑或闷进被褥里大睡一天一夜,哪个不好过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还要勉强站在肃容的夫子和一帮探头探脑的学生面前,考这劳什子试。

考试便算了,命中...

  58 11

【亮统】同病相怜

*现pa


第三十四次翻开手机看时间的时候,诸葛亮发现了一件稀奇罕见的事情。

他失眠了。

心中有所牵挂有所郁结才会彻夜难眠,诸葛亮自认冷静,即便偶有纠葛缠在心中只靠他自己一个人就能调整过来。然而在他出差外地的第一个夜晚,手机发白的屏幕上显示着凌晨三点的字样,他意识到现况不容忽视,他失眠了。

他躺在宾馆算不上柔软的床上,将手背盖在额头上,闭着眼叹了一口气。

他出差的地方离家算不上远,坐高铁也不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然而离了那间气味熟悉的房间,去近去远又有何区别。他裹着被子一角翻了个身,手臂习惯性地往边上一搭,掌下空空如也,触及不到那人身上的温度,不甚细滑的被单也远比不上那人衣角下露...

  76 14

在客户单位被数据库折磨了一天以后回来磕一下我推西皮上游戏摸一把我推们真是太治愈了TVT我永远喜欢他们TVT

  7 10

就亲了一下就屏蔽我!!

*现pa

  88 6

【亮统】一念之差

“师兄。”元歌站在凄冷的月下,清晖为他镀上一层银霜,“我要走了,已与夫子道别,明日启程。”

旁人看来诸葛亮与元歌就像站在大道两端上的人,一端光耀,一端暗沉,都道他二人关系浅薄,元歌即将离开稷下踏上远途,也没人同诸葛亮知会一声。诸葛亮眼中情绪平静无波,站在元歌一步开外的地方,虽离得近,神思却如同其他人所谈述的那样隔了三尺,浮在半空,冷静而寡情地俯瞰着元歌。

他要走了,稷下对元歌而言或许不是充满温情回忆的地方,至少诸葛亮觉得如是。平日只见他一个人关在幽暗的房间里忙活,十有其九的时间都在学机关术,造傀儡,其他学生看见了就在背后议论他阴郁且诡异,虽然若是被诸葛亮偶然听见,会站出去制止那些无意义的风...

  71 11

元歌打野不走中,甚至愿意把蓝都留给诸葛亮,是因为这样才能和师兄在同一阵营,而不是在中路敌我对峙。

  8 13

元歌长年累月操控傀儡,引线缠在手指上,深深浅浅留下数不清的伤痕。偶尔木刺扎进肉里,或是被锋利的工具割出或长或短的口子,皮肉绽裂,少不了要见血光。待伤口愈合,只留下一道道有些狰狞的疤,混入掌纹之中,混入新伤陈伤之中,成为他探寻机关术的漫漫道路上一个个稳实的脚印。

诸葛亮偶在去书院的路上遇上他,都会停住脚步问他一句:“近日学的如何?”

元歌鲜少开口,大多弟子都以为他天生有疾,然他在诸葛亮面前从不用沉默敷衍,总会将近况浓缩成几句话老老实实说给诸葛亮听。那日他被诸葛亮叫住,脚步一凝,竟缩了缩身子,自以为不动声色地将双手往背后一藏,敛目垂首,一句话也不说。

诸葛亮皱眉,又问道:“可有何处淤塞不解?...

  108 17

有凤,非草庐不栖,非龙泉不饮,非甘物不食

  17 6

【亮统】一举一动

每周一肉开心时间~现代pa,dv play+自/亵,雷者慎,谢谢包容啦!


https://shimo.im/docs/3xbkrRRW3ukM2iuv/ 

  82 11

【亮统】无法口述

*现代校园pa


元歌睁开眼。夕阳如同一团即将烧尽的冷焰,沉默地挂在逐渐暗沉下去的天幕一隅。透过他惺忪的双眼遥遥望去,那片即将被远山吞没的火烧云,竟隐隐牵扯出着几分祥和而惆怅的意味来。

他慢慢支起上半身,抬手活动了下被枕麻的小臂,眨了眨眼,眼前朦胧的水雾散去,空无一人的教室倒映在他碧色的眸中。

四下寂静,唯有黑板上挂着的时钟滴答不停。六点过半,学生早已抓着书包散了个干净,他向来独行,没人会喊他一同回家,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自修的下课铃摇响时,靠窗最后排的座位上还有人趴在桌上,呼吸悠长,正深陷梦眠。

他刻意在教室留到这个时辰。

元歌扭了扭睡到僵硬的脖子,划动视线在空荡的教室转了小半圈...

  75 10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