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亮统】BRAVE ~chapter 7~

“这是哪里来的?”

他抱膝蜷坐在四壁冰冷的墙角,寒气刺骨,冻得他唇色青白,光裸的足背上横布着新绽的血痕,脚趾蜷曲抠着铁皮铺就的地板。他垂着头,平日里总是细致打理的银色卷发此时三两根绞在一起,杂乱而憔悴地垂在肩头。他不答,牙关咬得太紧,喉头隐隐能尝到血腥味。

“这是你的东西吧,说,从哪里来的?”

他被人掐着下巴强硬地抬起头,双眼由于缺氧而痛苦地眯起,模糊的视野里唯有那一颗不规则的矿石正散着幽微荧光,仿佛一只地底幽冥的眼,诡谲而绮丽,令人恐惧得浑身发毛却不由自主无法移开视线。

“装哑巴也没有用,总有方法能让你开口。”

铁钳一般的手陡然捏住他喉管,他从身体深处滚出一声嘶哑的呻吟,好似无数只...

  59 13

倘若这世上有桃花源,仅有繁花茂盛岂非单调,定要为它赋两笔仙气,足踏祥云的谪仙,衣袂如划过山尖的一抹朝霞,翩然降世,足底生花,所过之处春回大地,万物有灵。这幅画卷在梦境里缓缓铺展而开,若要完美收笔,就让仙人伫立在满树桃花之下,风过枝摇,几瓣落花悠然飘落,落在仙人素白的发顶,他会伸手去接,滚滚花浪掩映之下,他会露出远于红尘淡然而超脱的笑。

不是的。

诸葛亮想从梦里挣脱出来,奈何梦太深,太重,如泰山压顶,又如蛛网缚身,诸葛亮无法醒来,却也再不能想象下去。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人,不过凡人一个,褪去年少时的稚气,已然沉淀游历江海后的沉着与宁静,好似恍惚间,又看着那人一步一步走完非短不短却远不能称得...

  49 2

“师兄。”

傀儡的声音比元歌本人要细一点,音调高一些,语尾总是带着愉悦的上挑,仅仅一个称呼都能被他念得婉转曲折波澜起伏,诸葛亮挑眉,放下手中的书卷,偏头看向傀儡。

傀儡与元歌八分相似,而元歌相貌内敛而清隽,傀儡张扬而阴柔,眼捎都抹着艳丽的色彩,诸葛亮只看着他不说话,傀儡眼波带笑,又唤了一句:“师兄——”它顿了顿,笑意更浓,倘若此时躲在暗处某个人嘴角仅弯出一笔淡墨似的浅笑,傀儡则将其夸张了三五十倍,“聪敏慧极,潇洒倜傥,面如冠玉,声似天籁的,我的师兄啊——”

傀儡四字四字抑扬顿挫地蹦出来,恨不得将世上所有赞美之词都冠于诸葛亮身上,对比之下诸葛亮如同一潭风波不起的静水,无动于衷地盯着他,微微...

  89 6

今天又回顾了一下明亮早知道2333太甜了呜呜(捧脸)亮亮全程都是这是我师弟诶你知道吗这是我师弟诶又厉害又坚强又漂亮这是我师弟诶!!(小明:好好好我知道了)甚至丝毫没有芥蒂地说就算师弟长江推前浪我也高兴!都是我教的我宠的!x外加在懿哥那期里还很不满地吐槽了一句懿哥居然叫元歌杂耍艺人2333太甜了555555555我死了

  29 5

他向那个孩子伸出手。

“如果你被人欺负的话…”

他本来想说自己要学着站起来,那孩子抬起头,疏于打理的银色卷发有些杂乱地铺在颊边,不知是否蜷坐在角落里的缘故,衣角上布着尘土的痕迹,不过即使是被人踢踹留下的,那个孩子也不会哭的吧,因为他此时望着自己的眼眸,清澈如湖心碧水,通透如寅夜月轮,诸葛亮顿了顿,屈膝半跪,那个孩子微微睁大了眼,仰着脖子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呜咽。

诸葛亮倾身抱住了他。

他收紧手臂,那个孩子身形瘦弱,掌下能摸到骨骼突起的棱角,蓬乱的发三两根绞在一起,小心翼翼地碰在他脸上,这本该拥有漂亮的银光色泽,诸葛亮想。

“我会保护你。”

  61 15

*只是我篡改剧情的亮统妄想


劲风凛冽,山道间好似回荡着声声叠叠悲戚的哭号,司马懿的声音被风吹得四分五裂,有些飘渺而模糊地从前头传来:“连杂耍艺人都要变成钻进别人家里的小虫子帮你一把…”

司马懿从小就喜欢这么称呼元歌,好像每次不把元歌逼得掉头就走,他锋利的口舌就不会善罢甘休。时隔多年,诸葛亮再次听见幼时令他频频皱眉的词,一瞬竟有些恍惚,好似脚下踩着的不是石砾凹凸的山道,四周景象倏忽回到稷下,葱郁的绿荫,如洗的碧空,熙攘成群穿梭于书堂的弟子,下一刻,千万道看不见的丝线从心底骤然窜起,将一颗心牢牢缚住,密密麻麻交缠的丝线几乎露不出能让他透口气的空隙。诸葛亮猛地抓住司马懿的手臂,罕见地...

  46 1

【亮统】BRAVE ~chapter 6~

名词啊背景啊都是我瞎编的别太在意(´;ω;`)


元歌尽量后仰身体与诸葛亮的脸拉开距离,维持这个姿势需要消耗的体力太多,他甚至隐隐感受到腰上处理过的伤口正传来撕裂的疼,他面色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显得更苍白,气喘道:“我只是…”

诸葛亮深深看了他一眼,退开些,元歌暂且松一口气,勉强扶着桌子站稳,耳根的热度还没退下去。诸葛亮脱下军帽随手搁在沙发扶手上,一边不急不缓解开袖扣,视线落在袖口缝着的一条白边,一边慢条斯理道:“只有心怀不轨之徒才会妄动其他人的私有物品。”他眼皮抬起,半睁着那双海蓝色的眼,道:“你是吗?”

元歌眨了眨眼,大脑飞速运转,企图在还没被诸葛亮彻底怀疑的时间内,找...

  57 15

元歌睡着了。

秋日午后的廊道,暖阳款款洒落一地橘红的光,元歌靠着镂花廊柱,双眼阖着,呼吸悠长,银发柔顺地向一边垂落,手里松松握着一卷散开的竹简,整个人一半落在光里,一半陷在阴影里。四下无声,唯有风过草动,窸窣声里携着两声虫啼,却不足以唤醒他,只交织化作一两句安眠曲,丝丝入耳,将梦境温柔地包裹起来。

众人或休憩,或三两结伴往远些后山林子里散步去了。元歌特意挑了不常有人经过的走廊安静闲适地看会儿书,不知是否阳光太亮又太暖,照得竹简上的小字虫子似得扭起来,一个两个都浮到空中,连带着他的思绪也飘飘悠悠散出去,同那几个飞舞的文字一道,在花枝树叶间追逐嬉戏起来。元歌头一顿,手一松,书卷哗啦啦落到脚边。...

  79 14

【亮统】BRAVE ~ chapter 5 ~

刘备提出的一起享受下午茶的邀约被诸葛亮义正严辞地拒绝了,理由是伤患不宜摄入过多糖分,调养期间饮食应以粥汤与蔬菜维生素为主,刘备对明显表露满脸遗憾的元歌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而后又向他二人征求意见道:“明天可以一起用早饭,基地里的大家基本都会在早餐的时候就碰面,那时候正好能向小元歌介绍一下我们的同伴,和基地状况。”他刚转身,又回头朝元歌抛去一个飞眼,道:“期待你的加入,小元歌。”

无论过往在学校抑或身处帝国,几乎没人就像刘备一样面对元歌展露毫不加掩饰的热情,元歌仿佛被他的笑容牵引,心里不似先前紧张,暗想至少这里的人看起来还算平易可亲,浑身轻松许多,也唇角礼貌地弯起,回应似的向刘备轻轻点了点头...

  59 10

讲一个很沙雕的事情,我没有办法用司马懿,因为用元歌太多了导致我一技能丢出去总以为是扔傀儡,各种丢一技能想调戏别人结果全部暴毙,为什么是反的!晕了都

  12 10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