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详见置顶
头像和背景都是老婆画的

 

沙雕博主对着模型瞎摸鱼(他俩的模型真的近看都毫无缺点啊真的是神仙建模

  10 8

【亮统】BRAVE ~ chapter 2 ~

病床上靠着软枕躺着那人,脸色由于药物的滋润与几个小时的深层睡眠稍有好转,勉强从惨白的皮下透出星点血色来,身上也不似流落在战场时那般污秽难堪,只衬得皮肤上交错的伤痕更看得人心悸,在诸葛亮用沙土一铲一铲深深掩埋起来的那段记忆里,这个人向来体虚羸弱,平常多跑一公里都要气喘吁吁地蹲在地上流一滩汗水,诸葛亮很难想象,也不愿去想象,究竟他经历过什么才沦为这么一副血迹斑斑的伤残模样,他怎么受得了。

元歌醒了,满脸恍惚,眼神飘渺,像是在望着他,又像是透过他凝视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诸葛亮觉得这房间太冷了,下回要和刘备提意见,墙缝里灌进来的冷风把他心头细肉都刮得糙了,每一蹦跳都将他的五脏六腑磨掉一层皮,又...

  55 10

这几天隔日更长篇XD我要坚持一下不要坑掉_(:з」∠)_

今天来久违的唠嗑hhh最近在思考元歌的人设,唠一下个人感想XD

变成小论文啦!

个人感觉,首先幼年遭遇对元歌的影响是极其深刻的,基本奠定了他沉默寡言情绪不外露的性格基础,心里是不痛快不开朗的。在遇到诸葛亮之前,对于同龄人背后的戳指已经麻木了,官漫第一格让我印象很深,基本对世间万物都没有太大感触了,属于无所谓活着的状态。

之后被开导,感悟了新的人生方向,由于之前沉闷太久,这个时候自卑也没办法完全退却,大部分时间还是一个人呆着,研究机关学,制造傀儡,我觉得应该也有学画画之类的吧!!毕竟对美学相当执着,而且做傀儡总觉得要先会画设计图。...

  22 2

【亮统】BRAVE ~chapter 1~

·挖坑啦,星际科幻架空,估计两天一更的速度差不多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的焦味,本就暗沉的天空被滚滚黑烟掩去大半,勉强从层云后露出来半轮清月,仿佛一只盛满悲戚的眼,不忍注视地面上一派狼藉,没过一会儿又默然隐去。目之所及尽是残损破落的大型机体,当初凝聚了无数机械师毕生心血的杀人兵器,如今也只成为委顿在地四肢零落的一堆破铜烂铁。硝烟散去后的战场嗅不到几丝生气,偶有听着动静从地里钻出来的老鼠,窸窸窣窣爬过被烧黑的铁板铜块,爬过双眼无神伤痕斑斑的尸体,最后又往渗了血水的土里拱进去,留下满世界的孤凉与死寂。

刘备一脚踩在一块被拗弯的铁板上,啪嚓一声,铁板竟不堪重负裂成两瓣...

  55 10

诸葛亮是什么做成的?

机关扇,天书

和埋藏在心底的温情

诸葛亮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元歌是什么做成的?

傀儡,甜筒

和年少时窥见的一道光

元歌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51 9

【亮统】蜀中明月

*亮统前提的蜀全员中秋段子~


*关于揉面

几个大男人挤在厨房里,柴火都被堆到角落里,刘备探究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一圈,开口问道:“谁…会揉面?”

关羽一愣:“如何揉面?”

张飞揪眉:“我不会。”

赵云思索片刻,道:“需手劲大之人…?”

视线又全转回到张飞身上。

房间里众人面面相觑,屋外诸葛亮才没兴致和他们挤成闷在坛子里的腌泡菜,站在廊中摇扇,闲闲来了一句:“都说厨房如战场,我看也是,有力气就能做吃食了,下次怎么不让同行的厨子去打仗?”

刘备很是上道:“小亮亮说了,要手巧的。”

关羽道:“谁手巧?”

张飞道:“我不巧。”

赵云看向角落里无声站着的元歌:“如果要说...

  84 6

【亮统】酒不醉人

祝大家中秋快乐XD能遇到同好的大家真的非常开心!


今夜月比灯火明,轮盘似的悬在夜幕上,仿佛仙人蘸了一笔明黄的墨,以天为纸,在最当中果决地落下一个墨点,而后潇洒地一笔到底,圆润地勾勒出一轮无缺的月。今夜什么都是圆的,天地笼成一个无边无缝的圆,月是圆的,清晖映照着的湖是圆的,稷下的学生在湖边空地上搬了桌凳围成一个浑圆的圈,桌上摆着的果盘是圆的,盘里垒起的月饼个个有半个手掌那么大,自然又圆又厚实,糯皮酥皮皆有,闻着那香味就能想象入口的香醇,中秋宴才刚起了个头,好些学生面前的月饼堆已矮下去半截。

司马懿抬头望望皎洁一轮明月,低头看一眼飘香四溢的月饼,怎么都觉得这些都要比诸葛亮盯着的...

  92 9

放假了就从睁开眼就开始打排位一直打到睡觉实在太愉快了(˶‾᷄ ⁻̫ ‾᷅˵)虽然我战力还跌了(。统儿真是拉高了我排位生涯的档次()但估计再往上就会被ban到昏迷了能用的时候赶紧用开心(

  6 7

最近热爱蒸汽朋克设定,搞个小段子尝试下XDD


元歌曲腿坐在屋顶上,靠着呜隆呜隆向外吐白烟团老旧烟囱,天边夕霞宛如一大块淬在火里的铁,将远处林立的铁皮建筑烫得有些模糊。他额上架着护目镜,绑带在脑袋后头露出一小截尾巴,随着银发在傍晚的微风里轻柔地飘荡。

诸葛亮站在他身后,元歌俯瞰学院里大大小小样式各异的楼屋,诸葛亮低头,俯瞰他被霞光映暖的发顶。

元歌闭上眼,就着风里常年携着的那股铁的腥味,深深吸了一口,而后满足而感慨地叹了一口气。他回头,绿宝石一样的明眸抬起来,看着诸葛亮,问道:“师兄,以后你会离开稷下吗?”

诸葛亮觉得他的问题意义甚微,回答自然也不怎么走心,随口道:“当然,这...

  38 9

无风无云的夜,熠熠星子格外鲜明,抬头先能望见玉轮,而后是周围衬着它的一圈星粒子,仿佛被月光裹挟着流泻到天幕上,一开始只作陪衬,目光往远方投过去,月光逐渐暗淡,星子却越汇越多,完全脱离了月的吸引,自成浩荡一片,在天上聚成纵横星河,直延到天地相交一线。夜空深浅有致,仿佛山川河流尽现,大地宽阔浩渺,万家灯火宛如众星璀璨,一时间天与地交融,竟难分彼此。

诸葛亮偏好这样的夜,然他非多愁善感的文人墨客,清隽双眸只映得广袤星图,每一盏星都与世间一生命相呼应,星子有清明晦暗,人有富贵贫瘠,仿佛无悲无喜的造物主隐在天幕之后,平静地述说着每一个人一声的遭遇与纠葛。诸葛亮善观星象,自入稷下便如此,不知说他天生心中...

  54 6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