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是明狄

随心所欲不用深究的小段子x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狄仁杰背抵着斑驳灰墙,咬紧的牙关抵不住心底喷涌而出的怒火,脖子上架着一柄曲折弯绕的银色细匕首,只要那人握着刀柄的手再往里压几分,脖颈细肉就要被锋利的刀刃无情割开。

他被迫抬头,头发连同背后的衣服无可避免地染上大片尘灰,这样的认知让他如同立足于炭火,浑身上下每一根经脉都在躁动难安地跳疼。

到处堆积杂物久无人烟的暗巷里,日光被满目飘扬的尘砾所阻挡,黯然败退,闹市上小贩叫卖的喧嚷声,老妇讨价还价激烈的争执声,无数行人急匆匆的脚步声,被闷在巷子里充满腐败气息的风一搅一吹,消散着飘远,仿若隔断于另一世界。

而光与声都渗不进来...

  48 9

【明狄】黄道吉日

摸一下(//∇//)


“狄大人。”

他们本该在宫门前分别,明世隐比狄仁杰落后几步,或许是狄仁杰不愿意看见那双阴阳异色的眼,昂首阔步执意要走在前头。

明世隐叫住了他,嗓音轻飘飘从耳后传过来,犹如初春时花苞绽放发出的那一声轻响。

狄仁杰丝毫没有想要搭理他的意思,脚步利落地跨出去,两人相隔的距离比先前又大了些。明世隐嘴角浮着一层惯有的笑,无甚介意,兀自停驻,声调往上提了提,声音不大,穿透力倒是不弱。

“狄大人。”

狄仁杰眉角一抖,像是压抑着火气一般闭眼摩擦了一下后牙,转身再面对明世隐时,脸上的不愉如风过无痕消散褪尽,唯独嘴角上挑的弧度有些僵硬,让他的笑看起来带了七八分不自...

  55 10

是电竞设的掌控XD


元歌帮诸葛亮抚挺衣领,即使平整光滑的衣肩上没落着尘灰,他依旧掸了掸,手顺势下滑,拍了拍诸葛亮细致卷起的袖口,最后垂下去,轻轻勾住他一根手指,郑重道:“我等你回来。”

“下面有请GOK的成员入场——”

主持人洪亮的嗓音透过话筒回荡在会场,在观众看不见的幕后拐角,诸葛亮牵起元歌的手放到唇边,元歌怔了一下,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他双颊隐隐透出一点羞臊的红。诸葛亮微低着头,双眸却抬起来紧紧盯着他,眼底铺着一层跃动的碎光,目光灼灼。元歌心头一跳,避不开,只好看着诸葛亮用那双形状姣好的唇在他手背落下一吻。

这个吻不带情欲,像是一种安抚,羽毛似的在他心室扫了一记,元歌禁...

  55 8

写个小桃花开心一下hhhh


彼时正值天庭一年一度的仙门盛宴,四海众仙无论身份,无谓远近,只要通过南天门,就是这场宴会的贵客,玉酿蟠桃,任君自取,歌舞清谈,随君自去。这三日里,倘若凡人抬头远眺,定会以白日里云层后透出的绚烂霞光为奇观异象,偶有铮铮弦动飘渺入耳,惊疑四顾却无迹可寻,某刻天际游龙乍现,龙吟低沉,所见之人纷纷拜伏,大呼天神庇佑。

武陵仙君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他真身原为东海孤岛上一株桃树,花开百年不败不谢,远离尘世纷争,虽无人欣赏无人夸赞,亦不感怅惘,无谓与他人为伍,清闲自乐,潇洒浪漫。此刻虽身处天庭,然冗杂仙气让他想起盛春时腻味冲鼻的花香,靠近了就耐不住偏头皱眉。

他不...

  63 14

诸葛亮的手指修长而有劲,骨节分明,手筋凸现,倘若放在画里描摹,该配以垂叠花穗,添翩翩锦蝶。诸葛亮曾用那双手牵过元歌,在他陷在黑夜中无光可循,无路可走的时候,诸葛亮向他伸出手,用温热的掌心包裹住他的手掌,一路牵引他,踏上月光铺就的路。好似一个即将被凛冽朔风刮尽理智的人,忽然捂上一块炭火,元歌一直记得被诸葛亮牵着的感觉,记了很久。

他躺在曹营军帐中,傀儡立在帘边,失了牵引,双目沉沉落下,精致的面容上喜怒不辨,隐在黑暗里,像一位不动声色的护卫,将帐外的刀光血影与人心里翻涌而出的嘈杂讥笑尽数挡开。唯有这个时刻,元歌才能做回自己,与巧言善辩的傀儡分开,沉默不语,只将心头那一点思恋沉淀成一壶酒酿,将自己...

  66 7

诸葛亮什么也没有得到。

他的声音,他的笑,他阖眼后微颤的睫毛,他眉间牵着的一丝依恋,一缕发,一片衣袂,诸葛亮都失去了,连一句最后的口信都没有听到。

诸葛亮得到了一具傀儡。

据说是战后在山崖下发现的,不见白马,不见他的身影,只找到了这一具摔得四处都是裂痕的傀儡。

诸葛亮问刘备将它要来,为它擦去尘灰,填补破损,傀儡主人的机关学识和他出自同宗,他的造诣只高不低,修复傀儡易如反掌。经他手不过半天,傀儡笑靥如初,眼眸明媚,他皱眉盯了一会儿,又取来清水将傀儡脸上鲜艳的妆容洗去,夸张的假面之下,傀儡的面容让他恍惚感觉七分眼熟。

他与傀儡对视,傀儡弯唇的模样仿佛不知世间悲苦,永远都似这般从容悠然。...

  76 18

笑了我一个晚上

御茶:

阿念想去炸鱼,于是开着小号去匹配低段位的小朋友玩大乱斗( ̀⌄ ́)

然后我想把今天最快乐的一幕分享一下

稷下美周郎,想法就是不一样(◐‿◑)

  12 5

诸葛亮熄了灯,正要往被子里躺进去,元歌翻了个身,也不说一句话,只往他一边身子紧紧贴上来。

诸葛亮偏头,顺手抚上那头在被窝里蹭乱了的银色长卷发,带着将睡的三分困倦,神色不如白日冷峻,语尾拖长问:“嗯?”

元歌像一只黑夜里茫然若失的蛾,以诸葛亮为光,黏着不肯离开半分,只差没双手双脚都环上去。诸葛亮又揉了揉他发顶,意思别折腾早些休息,元歌不为所动,过了片刻,他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传来:“…抱…”

诸葛亮手顿了顿,撩开他垂在枕头上挡住面容的额发,俯身凑近了些,重复道:“抱?”

元歌大半张脸埋在柔软的织物里,整个人又羞赧似的弓起来往后缩了缩,依旧含糊喃喃了一句:“师兄,抱…”

诸葛亮了然,兀自挑...

  110 15

谢师宴上杯觥交错,大伙都喝得半醉,想到今日一别,明日各奔东西,不知何年才能再聚一席,心中感慨连连,怅惘翻涌,你敬我一杯前程似锦,我还你一杯鹏程万里,一来二去有来有往,腹中酒愈浓,愁愈厚。可见酒不能消愁,只将人心里最深处的情绪翻出来,浸湿成夜里化不开的霜露。

诸葛亮作为常年在学院风云榜上挂着的头号人物,酒席上自成焦点,一向低调寡言的元歌坐在他身边,免不了都要被连带着劝饮几杯。元歌不胜酒力,这点他和诸葛亮都心知肚明,然众人殷殷热情不好推阻,只好捧着高脚酒杯小口小口往喉咙里送下去。

诸葛亮眼角余光觑到他一脸纠结的模样,伸手夺过他手里酒杯,当着众人面仰头一饮而尽。元歌抬头,有些怔愣地看着那汪在灯下...

  97 15

这个真的超好玩hhhh

  17 1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