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诸葛亮将数学公式视作世间最美妙的事物,瑰丽而优雅,简洁明了却又饱含无限种可能,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寥寥几笔落就一串数字与符号,能看见其背后蕴藏着一片一望无垠变幻无穷的浩瀚宇宙。

周瑜在宣布恋情的那一天,搂着他娇小可人的恋人,终于能有一次底气满涨抬着下巴觑视诸葛亮,一边吹响胜利的号角,一边不屑道,你就和数学公式过一辈子吧。

彼时诸葛亮将写满推导证理的草稿纸捏成一个团,手一扬,纸团在空中划过一个流畅的曲线,正中墙角的纸篓。

至少我能推算出来…他转了转手中的黑笔,道,这学期的晚间选修课该你去上。

诸葛亮算错了。

当他拿到新课表时,罕见地怔了一下,微积分进阶选修课被调配至晚上,教师那一栏赫然写着...

  72 14

诸葛亮脖子上搭了块半湿的浴巾,刚从浴室走出来,就看见元歌坐在床边拿着他的黑框眼镜把玩。

“师兄,这是有度数的吗?”元歌向后躺倒在素白的被褥上,单手将眼镜高举起,双眼直勾勾盯着那两片树脂镜片,歪头思索道,“可是上次体检,你明明双眼视力都过5.0,怎么还会需要戴眼镜呢?”

诸葛亮用浴巾抹了把尚在淌水的发尾,走到床前,居高临下俯视他,淡淡道:“你戴上不就知道了。”

元歌早就跃跃欲试,只是未能得到诸葛亮首肯的事,他从不逾越。诸葛亮既然允许了,他满足地翘着唇角将眼镜往自己脸上戴,目光穿过轻而薄的镜片投射出去,天花板中央安着的顶灯清晰地映入眼帘,未感到分毫晕眩,也不泛一丝模糊。

果然是平光…脑子里...

  90 12

未熄的火舌还伏在岸边礁石上贪婪地舔舐着每一寸焦黑的土壤,诸葛亮跪在废墟残骸中,弓着腰用力抱着一个人。那人在江水里泡得湿透,头发挂在耳侧滴滴答答往下淌水,衣物被水濡得沉重,夹杂着灼热火星子的夜风贴地席卷而来,吹到身上,全都变成刺骨的冰渣子,冻得他浑身一抖。诸葛亮手臂收紧,想要渡给他温暖,偏偏自己被他染得上下是水,抱得更紧只徒增狼狈。诸葛亮却毫不在意,他低下头,将崩碎了冷静自持而罕见地流露出几分慌乱的面颊深深埋进那人肩窝。

远处战鼓还隆隆作响,兵戈相交的铮鸣声震得耳膜发疼,无数堕于火灼地狱的哀魂正在用灵魂最深处的咆哮嘶吼出满腔不甘与愤怨,在这片被烈火烫红的天地间,一切生灵都扯着嗓子将自己的欲念毫...

  54 14

【亮统】BRAVE ~chapter 7~

“这是哪里来的?”

他抱膝蜷坐在四壁冰冷的墙角,寒气刺骨,冻得他唇色青白,光裸的足背上横布着新绽的血痕,脚趾蜷曲抠着铁皮铺就的地板。他垂着头,平日里总是细致打理的银色卷发此时三两根绞在一起,杂乱而憔悴地垂在肩头。他不答,牙关咬得太紧,喉头隐隐能尝到血腥味。

“这是你的东西吧,说,从哪里来的?”

他被人掐着下巴强硬地抬起头,双眼由于缺氧而痛苦地眯起,模糊的视野里唯有那一颗不规则的矿石正散着幽微荧光,仿佛一只地底幽冥的眼,诡谲而绮丽,令人恐惧得浑身发毛却不由自主无法移开视线。

“装哑巴也没有用,总有方法能让你开口。”

铁钳一般的手陡然捏住他喉管,他从身体深处滚出一声嘶哑的呻吟,好似无数只...

  59 13

倘若这世上有桃花源,仅有繁花茂盛岂非单调,定要为它赋两笔仙气,足踏祥云的谪仙,衣袂如划过山尖的一抹朝霞,翩然降世,足底生花,所过之处春回大地,万物有灵。这幅画卷在梦境里缓缓铺展而开,若要完美收笔,就让仙人伫立在满树桃花之下,风过枝摇,几瓣落花悠然飘落,落在仙人素白的发顶,他会伸手去接,滚滚花浪掩映之下,他会露出远于红尘淡然而超脱的笑。

不是的。

诸葛亮想从梦里挣脱出来,奈何梦太深,太重,如泰山压顶,又如蛛网缚身,诸葛亮无法醒来,却也再不能想象下去。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人,不过凡人一个,褪去年少时的稚气,已然沉淀游历江海后的沉着与宁静,好似恍惚间,又看着那人一步一步走完非短不短却远不能称得...

  49 2

“师兄。”

傀儡的声音比元歌本人要细一点,音调高一些,语尾总是带着愉悦的上挑,仅仅一个称呼都能被他念得婉转曲折波澜起伏,诸葛亮挑眉,放下手中的书卷,偏头看向傀儡。

傀儡与元歌八分相似,而元歌相貌内敛而清隽,傀儡张扬而阴柔,眼捎都抹着艳丽的色彩,诸葛亮只看着他不说话,傀儡眼波带笑,又唤了一句:“师兄——”它顿了顿,笑意更浓,倘若此时躲在暗处某个人嘴角仅弯出一笔淡墨似的浅笑,傀儡则将其夸张了三五十倍,“聪敏慧极,潇洒倜傥,面如冠玉,声似天籁的,我的师兄啊——”

傀儡四字四字抑扬顿挫地蹦出来,恨不得将世上所有赞美之词都冠于诸葛亮身上,对比之下诸葛亮如同一潭风波不起的静水,无动于衷地盯着他,微微...

  89 6

今天又回顾了一下明亮早知道2333太甜了呜呜(捧脸)亮亮全程都是这是我师弟诶你知道吗这是我师弟诶又厉害又坚强又漂亮这是我师弟诶!!(小明:好好好我知道了)甚至丝毫没有芥蒂地说就算师弟长江推前浪我也高兴!都是我教的我宠的!x外加在懿哥那期里还很不满地吐槽了一句懿哥居然叫元歌杂耍艺人2333太甜了555555555我死了

  29 5

他向那个孩子伸出手。

“如果你被人欺负的话…”

他本来想说自己要学着站起来,那孩子抬起头,疏于打理的银色卷发有些杂乱地铺在颊边,不知是否蜷坐在角落里的缘故,衣角上布着尘土的痕迹,不过即使是被人踢踹留下的,那个孩子也不会哭的吧,因为他此时望着自己的眼眸,清澈如湖心碧水,通透如寅夜月轮,诸葛亮顿了顿,屈膝半跪,那个孩子微微睁大了眼,仰着脖子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呜咽。

诸葛亮倾身抱住了他。

他收紧手臂,那个孩子身形瘦弱,掌下能摸到骨骼突起的棱角,蓬乱的发三两根绞在一起,小心翼翼地碰在他脸上,这本该拥有漂亮的银光色泽,诸葛亮想。

“我会保护你。”

  61 15

*只是我篡改剧情的亮统妄想


劲风凛冽,山道间好似回荡着声声叠叠悲戚的哭号,司马懿的声音被风吹得四分五裂,有些飘渺而模糊地从前头传来:“连杂耍艺人都要变成钻进别人家里的小虫子帮你一把…”

司马懿从小就喜欢这么称呼元歌,好像每次不把元歌逼得掉头就走,他锋利的口舌就不会善罢甘休。时隔多年,诸葛亮再次听见幼时令他频频皱眉的词,一瞬竟有些恍惚,好似脚下踩着的不是石砾凹凸的山道,四周景象倏忽回到稷下,葱郁的绿荫,如洗的碧空,熙攘成群穿梭于书堂的弟子,下一刻,千万道看不见的丝线从心底骤然窜起,将一颗心牢牢缚住,密密麻麻交缠的丝线几乎露不出能让他透口气的空隙。诸葛亮猛地抓住司马懿的手臂,罕见地...

  46 1

【亮统】BRAVE ~chapter 6~

名词啊背景啊都是我瞎编的别太在意(´;ω;`)


元歌尽量后仰身体与诸葛亮的脸拉开距离,维持这个姿势需要消耗的体力太多,他甚至隐隐感受到腰上处理过的伤口正传来撕裂的疼,他面色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显得更苍白,气喘道:“我只是…”

诸葛亮深深看了他一眼,退开些,元歌暂且松一口气,勉强扶着桌子站稳,耳根的热度还没退下去。诸葛亮脱下军帽随手搁在沙发扶手上,一边不急不缓解开袖扣,视线落在袖口缝着的一条白边,一边慢条斯理道:“只有心怀不轨之徒才会妄动其他人的私有物品。”他眼皮抬起,半睁着那双海蓝色的眼,道:“你是吗?”

元歌眨了眨眼,大脑飞速运转,企图在还没被诸葛亮彻底怀疑的时间内,找...

  57 15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