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这个号不用了

 

明世隐五指笼住狄仁杰指尖,脸上浮着的一层笑意淡如薄云,遥远来自天际,状似漫不经心道:“之后就拜托狄大人了…”他陡然握紧狄仁杰的手,狄仁杰一愣,只觉一股暖流贴着皮肉往筋骨里渗进来,像跌进一汪澄澈的泉,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霎时散去,温润的水流舔舐着每一道伤口,他胸口久憋的一股浊气没来得及吐出来,就见明世隐双眉紧锁,一手将衣襟攥得打皱,深深弯下腰去,猛地呕出一口鲜血。

狄仁杰愕然:“你…”

“咳、咳咳…”明世隐以手背拭去嘴角血迹,喘了一下,抬头看向狄仁杰,异色瞳中波澜不起,道:“可感觉好些?”

狄仁杰咬了下牙,喉咙发紧,干涩道:“你不必…”

明世隐直起身,嗓音还有些哑,浑身上下却丝毫看不出狼...

  42 7

*是明狄

*写来开心的小段子不用太深究ε-(´∀`; )


狄仁杰双手交叠平放在胸口,缓缓睁开眼,窗外鸟鸣雀跃,晨曦透过窗棂,轻软铺在房间一隅,在院子里徘徊了一夜的风裹着未散的潮气从门缝里钻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丝丝缕缕缠上心头的花香。

狄仁杰很难分辨这股淡而雅致的香气从何而来,究竟来自于院子里一年四季各有颜色的花草,还是从身侧躺着的那人身上幽幽散出来的。

狄仁杰睡觉的姿势很规矩,连沉在梦里都像坐在案前办公,从发丝到脚尖没有一处不刻板公正,他微偏头,在枕头上磨蹭了一夜的翘发软软散下来,遮住大半与晨光同色,也同样柔和的眼。

明世隐侧卧在床榻另一边,面朝...

  39 8

【明狄】医者何心

这是明世隐见到这只小猫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虎皮猫崽在他掌下寻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蜷成一团,病恹恹地伸脖子细细叫唤了一声。明世隐屈膝半跪,帮它拆下后腿上的绷带,从怀里取出新药,在那道被荆棘划拉得血肉模糊的伤口上细致敷上。长而柔顺的银发擦着耳廓滑下,像一段轻柔的披纱,笼在他肩头,风从林间穿过,扬起几根细长的发丝,遮过眼尾那一道与花相映衬的绯红。

如今小猫腿上这道伤已好了八成,不再像第一日见到那般触目惊心,今日过后,他就不会再来后花园照料这只可怜的幼崽,他顺着小猫绸缎一般的皮毛自脊椎向下抚了一记,正欲起身,视野里冷不防迈进一双不沾尘灰的乌靴。

“你在做什么?”

明世隐顿了顿,施施然站起,眉眼...

  46 9

大道宽阔,你我却只能落足刀锋,何不以血相融,即使背道而驰,也好解一意孤行的茫惘与怅然。

  10

*是明狄的小段子


“陛下,臣有一事相报,近日都城…”

朝堂之上除了那人一板一眼字正腔圆的叙述,其余鸦雀无声,雕梁高远,金柱巍峨,上盘雕金蟠龙,利睛圆睁,炯炯注视着大殿里每一个屏息垂首伫立着的人。

玉墀旁垂着一方黑纱叠成的帷幕,风贴着泛凉的石砖攀爬而上,撩动纱帐一角,露出一双红底乌靴。

站在殿堂正中朗声宣禀的人目光坚定地投向前方,未能发现这一角细微的异常。帷幕之后,明世隐背纱而立,敛目细听,从狄仁杰口里吐露的每一个字落进他耳里,都能让他想起那一日唯独只有他见过的,狄仁杰的模样,还有与现在截然不同的嗓音。

他大半个身子隐在阴影中,唯独一半侧脸被透过纱帐罅隙投进来的熹光照亮,眼角勾...

  46 9

图书馆四下寂静,唯有落笔沙沙络绎不绝,偶掺杂书页翻动的哗啦声,跨入自习室的门,每个人都屏着一口气,一举一动变得小心,脚步放轻,呼吸不敢太重,咳嗽都要用手掩着,生怕惊扰旁人浸在书中畅游忘归的灵魂。

元歌趴在桌上,脸埋进散发着墨香的书页里,眯起眼偷偷摸摸打了个无声的哈欠,他不敢动手去抹眼角沁出的泪水,只好努力睁大眼,企图用眼眶兜住那滴摇摇欲坠的泪珠子,不让一旁坐着的诸葛亮看出端倪。

“昨天几点睡的?”

耳边落下清冷的嗓音,如同柠檬汁里碰撞的冰块,他一怔,猛一抬头,那道泪左右晃荡了两下,顺着面颊骤然落下。

诸葛亮偏头看着他,明显也愣了一下,元歌连忙用手背把脸抹干净,眼珠子朝一边侧过去,盯着诸...

  69 10

今天和某人讲起玄策

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他很不幸,但是也很幸运

一直都遇到真心待他的人

加上本性纯善

所以在经历过无数的非议与苦痛,被迫迅速成长,最后回到长城的时候,依旧能保持纯粹的内里,从不矫揉造作,真诚待人,心思透明,会说就算没有我在大家也要开心的话

大家一定也都发现了这一点

这是我最喜欢他的地方5555

真的是当之无愧的小天使55555

  23 8

【明狄】棋差一招

“师父。”弈星直腰挺背,在石桌对面坐得很端正,“该您下了。”

明世隐捻着一片花瓣,一手闲适地支着下颚,目光像是落在棋盘上,黑白棋子映在他眼里,却与天边云彩别无二致,风一吹便漾着涟漪散去。清晨落下的花尚带霜露,潮气润得指尖微发寒,他顺着花瓣上的经脉纹路细细摩挲,弈星的话被风托着在他耳边打了个旋,又轻飘飘滑走。

弈星鲜少见他如此心不在焉,困惑地歪了歪头,双手工整地叠在腿上,倾身道:“师父,这一局…”

这一局…明世隐松手,花瓣飘飘悠悠落到地上,棋盘上纵横交错的细线和规整密布的点位不曾改变,零星安置的棋子却与昨日大有不同,他的徒弟是用棋好手,步法沉稳,每一招又潜藏着凌厉杀气,如泰山压顶,咄咄逼人...

  59 10

你自认受命运牵制,而命运不过写在我手心寥寥三言两语。

这才是掌控。

我可掌控输赢,自然也能掌控你。

————

我受制于命运,受制于真情,光与影相悖奔波,从不言半句后悔。

此乃无间。

我无惧堕落无间地狱,亦乐于周旋无间游戏。

是傀儡,在你面前,也不是傀儡。

  41

“你说我是花妖?”仙君侧身站在桃树下,随着东海浪潮翻涌而来的风拂乱他一束长发,元歌只能看见他嘴角挑起的一道月牙似的弯钩。

无数花瓣自树梢枝头纷纷扬扬洒落,落在仙君的发顶肩头,好似为他披上一件桃红色的软纱,他抬手挥扇,一股风陡然朝元歌扑来,元歌下意识退了半步,以手挡面,待耳边呼啸的风声过去,他慢慢拿下手,微微睁大了眼。

天地间都被桃花碎成的莹光铺满,仿若一条诺大的银河星海正在他眼前缓缓流淌,星点碎光遮映下,仙君站在原先桃树扎根的地方,身后隐约有游龙盘旋,厚重低沉的龙吟震得元歌耳骨微疼。

仙君面向他,眉峰舒缓,眼梢含笑,他宽阔的眸底足以收纳天与大海,却都不及小凤凰倒映在他眼里惊愕的神情来的生...

  70 10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