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详见置顶
头像和背景都是老婆画的

 

写个小桃花开心一下hhhh


彼时正值天庭一年一度的仙门盛宴,四海众仙无论身份,无谓远近,只要通过南天门,就是这场宴会的贵客,玉酿蟠桃,任君自取,歌舞清谈,随君自去。这三日里,倘若凡人抬头远眺,定会以白日里云层后透出的绚烂霞光为奇观异象,偶有铮铮弦动飘渺入耳,惊疑四顾却无迹可寻,某刻天际游龙乍现,龙吟低沉,所见之人纷纷拜伏,大呼天神庇佑。

武陵仙君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他真身原为东海孤岛上一株桃树,花开百年不败不谢,远离尘世纷争,虽无人欣赏无人夸赞,亦不感怅惘,无谓与他人为伍,清闲自乐,潇洒浪漫。此刻虽身处天庭,然冗杂仙气让他想起盛春时腻味冲鼻的花香,靠近了就耐不住偏头皱眉。

他不...

  15 2

诸葛亮的手指修长而有劲,骨节分明,手筋凸现,倘若放在画里描摹,该配以垂叠花穗,添翩翩锦蝶。诸葛亮曾用那双手牵过元歌,在他陷在黑夜中无光可循,无路可走的时候,诸葛亮向他伸出手,用温热的掌心包裹住他的手掌,一路牵引他,踏上月光铺就的路。好似一个即将被凛冽朔风刮尽理智的人,忽然捂上一块炭火,元歌一直记得被诸葛亮牵着的感觉,记了很久。

他躺在曹营军帐中,傀儡立在帘边,失了牵引,双目沉沉落下,精致的面容上喜怒不辨,隐在黑暗里,像一位不动声色的护卫,将帐外的刀光血影与人心里翻涌而出的嘈杂讥笑尽数挡开。唯有这个时刻,元歌才能做回自己,与巧言善辩的傀儡分开,沉默不语,只将心头那一点思恋沉淀成一壶酒酿,将自己...

  32 7

我熬过赛季初了!!

  7 10

诸葛亮什么也没有得到。

他的声音,他的笑,他阖眼后微颤的睫毛,他眉间牵着的一丝依恋,一缕发,一片衣袂,诸葛亮都失去了,连一句最后的口信都没有听到。

诸葛亮得到了一具傀儡。

据说是战后在山崖下发现的,不见白马,不见他的身影,只找到了这一具摔得四处都是裂痕的傀儡。

诸葛亮问刘备将它要来,为它擦去尘灰,填补破损,傀儡主人的机关学识和他出自同宗,他的造诣只高不低,修复傀儡易如反掌。经他手不过半天,傀儡笑靥如初,眼眸明媚,他皱眉盯了一会儿,又取来清水将傀儡脸上鲜艳的妆容洗去,夸张的假面之下,傀儡的面容让他恍惚感觉七分眼熟。

他与傀儡对视,傀儡弯唇的模样仿佛不知世间悲苦,永远都似这般从容悠然。...

  45 15

笑了我一个晚上

御茶:

阿念想去炸鱼,于是开着小号去匹配低段位的小朋友玩大乱斗( ̀⌄ ́)

然后我想把今天最快乐的一幕分享一下

稷下美周郎,想法就是不一样(◐‿◑)

  8 5

他们是最好的

我深爱他们其中任何一个

并且记恨于任何打着爱的名义伤害任何一方的行为

我绝对的问心无愧

我也想问问有些拿刀割血肉的人究竟是为喜欢的人好,还是纯粹发泄心里不爽

我希望这些人也能问心无愧

何必呢

我唯独不会让自己的爱变质

  9 7

诸葛亮熄了灯,正要往被子里躺进去,元歌翻了个身,也不说一句话,只往他一边身子紧紧贴上来。

诸葛亮偏头,顺手抚上那头在被窝里蹭乱了的银色长卷发,带着将睡的三分困倦,神色不如白日冷峻,语尾拖长问:“嗯?”

元歌像一只黑夜里茫然若失的蛾,以诸葛亮为光,黏着不肯离开半分,只差没双手双脚都环上去。诸葛亮又揉了揉他发顶,意思别折腾早些休息,元歌不为所动,过了片刻,他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传来:“…抱…”

诸葛亮手顿了顿,撩开他垂在枕头上挡住面容的额发,俯身凑近了些,重复道:“抱?”

元歌大半张脸埋在柔软的织物里,整个人又羞赧似的弓起来往后缩了缩,依旧含糊喃喃了一句:“师兄,抱…”

诸葛亮了然,兀自挑...

  80 15

谢师宴上杯觥交错,大伙都喝得半醉,想到今日一别,明日各奔东西,不知何年才能再聚一席,心中感慨连连,怅惘翻涌,你敬我一杯前程似锦,我还你一杯鹏程万里,一来二去有来有往,腹中酒愈浓,愁愈厚。可见酒不能消愁,只将人心里最深处的情绪翻出来,浸湿成夜里化不开的霜露。

诸葛亮作为常年在学院风云榜上挂着的头号人物,酒席上自成焦点,一向低调寡言的元歌坐在他身边,免不了都要被连带着劝饮几杯。元歌不胜酒力,这点他和诸葛亮都心知肚明,然众人殷殷热情不好推阻,只好捧着高脚酒杯小口小口往喉咙里送下去。

诸葛亮眼角余光觑到他一脸纠结的模样,伸手夺过他手里酒杯,当着众人面仰头一饮而尽。元歌抬头,有些怔愣地看着那汪在灯下...

  83 15

这个真的超好玩hhhh

  17 1

秋风一吹,世间大半花红柳绿的鲜丽色彩都散得七零八落,树枝簌簌,抖落满地金黄,穿过稷下的那道溪流,也覆上了一层落叶织就的轻纱,偶有两片被活鱼顶开,漾出圈圈縠纹,或赭或黛的鱼尾灵巧一摆,又往层层叠叠的叶瓣下钻回去,水面复归于平静。

诸葛亮叠腿靠着树干坐在溪边,手中的书卷看到最后一行,他活动了下手腕筋骨,合本站起,正抬腿欲走,一根横岔的树枝勾住他衣襟,调皮似的往回拉拽,衣襟里一封熨贴着胸膛的信笺飘然落地。

诸葛亮未注意,迈步离去,司马懿后他一步经过河边草地,一眼就捕到素蝶一般静默盖在草茎上的信笺。

司马懿顿住脚步,弯腰拾起,只见信封上素净一片,不见提称语,也未书落款,只余略显空寂的一方红框,仅...

  48 3

© 阿念使出一顿操作0-5 | Powered by LOFTER